回答详情

28人

有同感

人真的会复制父母对孩子的教养方式吗? 回答数44

王涛之 心理医生

1星优质答主

关注
有用12
04-04回答了:

各位同行:看到这个提问,你会想到什么?

我估计你的脑子里会冒出来四个字,叫“原生家庭”。


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我反复思索,的确很难,如果不搞清楚“原生家庭理论”是什么?原生家庭理论到底有没有科学道理?

那接下来我无论如何回答这个问题,答案都将是一种误导。

所以,我的回答将这位观众提问只作为一个引子,更多表述、探讨的还是“原生家庭理论”对不对的问题。


原生家庭理论是哪来的?

我试查了半天百度也没找到准确的出处,先不管是谁提出来的,总之:原生家庭理论之所以能火起来应该和伯特·海灵格(Bert Hellinger)有关系,海灵格年轻时是天主教神父,后来创造了“家庭系统排列”技术,如今在中国很火。

原生家庭的理论就是家庭排列技术的一个分支,也可以这么说:原生家庭的理论是家庭系统排列技术的一个理论基石。


如果你有一天无意间走错门,正好走进了海灵格的培训班现场,你绝对会吓一大跳,有哭的、有又喊的、委屈的、训斥的、调和的、破口大骂的,你一定会错愕,这帮是精神上有问题吗?

不,当事人不会有这样的感觉,正是因为你走错门,所以你才是最清醒的,这就是“集体癔症”的表现,也叫“场效应”。

每个人都有创伤,每个家庭都有缺位、缺失和遗憾,只要扣动了这个扳机点,当事人就会陷入,从而起到的作用是对这位大师五体投地,死心塌地。

在当事人陷入时,只有他是你的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所以,他永远都是顶端的权威,所以,他是对的。这也是斯德哥尔摩效应的另一种应用。


以前我写过一篇文章《中国没有心理医生!抖一抖心理学界的乱象》,其中就说了这位老人家的理论误导,引用一段:

家庭系统排列技术算不上邪门歪道,但也是个旁门左道,我非常敬爱的李子勋(已故)、杨凤池老师都在用这种方法。

事实上这个方法极具表演性,上电视做访谈的效果的确比较生动,特别是当一个家庭的人全部走进咨询室的时候,有发觉、发现、醒悟、认清的效果。

海灵格的家庭系统排列技术,最终作用只是类似于问卷、房树人、沙盘、投射测验等,没有太多的治疗理论,算是一种强效心理安慰剂,并没有什么太大价值,如刻舟求剑、掩耳盗铃、自我麻醉,用想象替代现实,和于丹精神防雾霾差不多。


人们已经习以为常的“原生家庭理论”,其实是错误的。你没有看错,从小父母怎样对待你,不管他们是又打又骂还是宠爱有加,对你人格和行为模式的塑造影响微乎其微。

那么,你的人格来自于哪里?

最近有一个电视剧很火《都挺好》,大家都说:苏家子女都在自己身上刻下了父母的痕迹:大哥好面子爱充大,二哥在兄妹的光环下一直处在压抑中,兄弟俩像父亲一样,不具备任何解决问题的能力。受冷落和忽略的三妹强势起来近乎另一个苏母。

这个电视剧播完后,很多人都开始了讨论原生家庭的问题,朋友圈每天充斥着原生家庭的文章,我翻了翻朋友圈,简要罗列了其中的几个题目:

《毁掉孩子的父母,大多出自这 5 种类型》《都挺好太烂,原著小说真敢写,电视剧却在和稀泥》《原生家庭多重要?都挺好的背后暗藏的伤害一生》《这12个戳心的问题,看穿你的原生家庭》《原生家庭的痛,不是说没有就没有》《决定命运的不是性格,而是你童年埋下的刺》……等等。

大致意思就是说,一个人性格的形成,大部分和这个家庭综合的环境有关,小部分来自于自己后天的改变。


说的对不对?

我的回答是:看上去挺对,实际上没有任何科学道理。

这就像算卦,一个算卦的老汉今天对你讲:“小子,今年,你命里犯桃花,花钱我给你调调”。

那么,今年,你任何一点和情感有关系的事都和桃花有关,你说他说的对不对?如果你感情受挫了、失败了,那你就是没让他给你调调的缘故,你说你是不是应该后悔?

而且你越关注,越小心,受暗示性就越深,情感就越容易出问题,这就是心理学上的负强化。

这也就是典型的贩卖焦虑,而贩卖焦虑呢,是一个稳赚不赔的买卖,过去的迷蒙是,现在的周小平是,写地域歧视、狂热的爱国的人与痛骂医疗的人都是。


昨天,我从网易新闻上看到这么一篇文章,叫“原生家庭论”是一场彻头彻尾的伪心理学,作者叫贾薇薇,看了之后,很有感触,内容和我的思维出发点相当吻合,而且罗列了大量的实证数据。

我很佩服她,可以证伪原生家庭理论这场贩卖焦虑的骗局。


前段时间,沉寂多年的青春电影《狗十三》上映了,不少人说,在电影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几乎每一个走出影院的人眼角都还挂着泪痕。

不少公众号这样解读这部电影:“来自家庭的‘爱暴力’,才是影响我们这代人敏感、胆怯、自卑、多疑等大多数负面性格的重要因素”、“这部电影剖开这些家庭相处,让我们意识到,我们为何会成为今天的我们”、“正是原生家庭造就了李玩”……

很多人看完这部电影后,觉得从李玩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这不是原生家庭第一次被如此热烈地讨论。今年4月,武志红老师登上《奇葩大会》舞台,马东问他:“是不是我们长大以后所有的不顺心、不如意、改不了的毛病,都和我们的原生家庭有关系,有那么严重吗?”他非常笃定地说:“很严重”。

节目播出后,网络上掀起了讨论的热潮,很多人认同武志红的看法,认为原生家庭正是自己人格缺陷的根源。此后的许多社会热点事件解读中,也能看到不少原生家庭理论支持者的影子,这个理论真的那么神奇吗?


遗憾的是,今天我要告诉你,“原生家庭理论”是贩卖焦虑者的又一场骗局。你将会看到:

1、原生家庭理论,根本就不是正统心理学概念,主流心理学教科书几乎没有提及;

2、你的父母对你最大的影响,其实是遗传给你的基因。你的人格大约有40%是遗传的;

3、你人格剩下的60%,是环境影响。但父母如何对待你,对你人格的影响微乎其微;

4、别再相信原生家庭论。你完全有能力摆脱那些负面影响,决定自己的人生。

原生家庭论不是主流心理学。

原生家庭,从来就不是一个正统的心理学概念。


如果你翻开市面上绝大多数主流的国内外心理学教材,你会发现上面压根就很少、甚至没有提到关于原生家庭的内容。大多数发展心理学课本上,也鲜有提及这一概念。

在中国知网上,如果限定在中文核心期刊中搜索与原生家庭相关的心理学文献,只能得到寥寥数条结果,被引数也极少 

而在学术界,这一理论更是极少受到学者的关注,研究也少之又少。无论在中国知网,还是在几大外文期刊数据库,主流的心理学期刊上几乎都没有提到原生家庭理论的文章。


事实上,原生家庭可能源于社会学上的一个相对概念:一个人还没有结婚组建新家庭之前,他和自己父母组成的家庭就叫原生家庭。

而这一概念与心理学的结合最早可以追溯到精神分析学派,例如弗洛伊德认为成人的人格缺陷往往来自于童年不愉快的经历,而霍妮则直接归纳了父母的几大“基本罪恶”。

虽然是精神分析学派的重要人物,但弗洛伊德的很多理论今天都不被主流心理学家待见。


后来,家庭治疗师默里·鲍恩(Murray Bowen) 将这些思想系统化,他认为,家庭问题会导致人格缺陷,这一缺陷不仅会伴随个体的一生,还会一代代传承下去——听起来和原生家庭理论是不是很像。

由此可见,原生家庭理论并不是一个学术界的主要研究对象,而是更多活跃于部分从事心理咨询、治疗方向的心理学工作者中。

由于他们接触的的更多是一些心理存在困惑或痛苦的人们,因此在看待原生家庭的问题上更加趋于负面,往往容易得出一些惊人之语。


学术上的冷门与立场上的偏差,并没有阻止原生家庭理论的走红。随着武志红透视国民性的巨著《巨婴GUO》出版,人们更是“凡有井水饮处,皆能言原生家庭”。

这本书后来,被禁了,为什么?你自己想。

前两天有一个初学的心理学爱好者问我,想学精神分析,可弗洛伊德的书看起来就瞌睡,怎么办?

我的回答是:我也是一样。虽然我不齿《巨婴GUO》的理论,但我依然推荐了这本书让他看,至少,这个误导的确能勾起一个初学者对心理学的兴趣。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原生家庭这一理论本身就具有网红的特质:一方面,它足够简单,即使没有心理学背景的人也能理解;另一方面,它满足了人们的需求,通过这个理论可以知道自己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此外,原生家庭论还具有足够的普适性,几乎每个人的童年都有和父母不愉快的经历,也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所不能接纳的缺陷,而这个理论也为人们的缺陷找到了解释的理由。

我不想再过多介绍原生家庭在学术界的冷门地位。

接下来,我将告诉你原生家庭理论到底错在哪里。


父母对你最大的影响,是基因。

在看完《狗十三》后,《奇葩说》辩手姜思达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段视频。视频中的他在回忆童年时显得弱小而无助,他说,如今的自己之所以如此敏感,正是因为父亲的行为无法预测,他不知道下一秒父亲会夸他还是打他。


不少人在微博下留言表示感同身受,他们一一归纳了自己的人格缺陷,并且找到了凶手。凶手就是原生家庭,就是父母对待自己的方式。

人们童年时期的种种不幸遭遇,当然值得同情。我也深知一些落后的育儿观念对孩子产生了怎样的伤害,然而遗憾的是,这样的归因很可能是错的。


如果你是一个敏感、胆怯而自卑的人,你在前三十多年的生命中,可能在不同时期,经历过多次影响你人格发展的重大事件:10岁时,喜怒无常的父亲让你感到非常痛苦;14岁时,你在初中班上没有多少朋友,你感到孤独和无助;17岁时,初恋男友的背叛,可能让你一度陷入抑郁;21岁大学毕业,看不到未来,让你愈发孤寂;30岁的情感危机让你彻底陷入了抑郁……等等。


那么,这些因素,究竟哪一个才塑造了现在的你呢?甚至说有没有可能,你的这些性格是父母遗传给你的呢?

所有的因素混杂在一起,你会发现你根本没法区分,你的软弱和敏感,到底是父母遗传的,还是你那坏爸爸埋下的,还是学校带来的,又或者是那个前男友渣男造成的。


发展心理学家,其实有一套巧妙的办法,来找出明确的因果对应关系。

他们注意到了一些被遗弃的孩子,这些孩子中有很多是双胞胎,但却被领养到了不同的家庭。这样的弃婴无疑是令人惋惜的,但却为双生子研究提供了机会。

学过高中生物的人应该都知道,同卵双生子的遗传结构是完全相同的。

如果这些同卵双生子被不同的家庭收养,也就是在不同的环境中长大,那么两者人格的相似程度(也就是相关度)越高,则说明遗传的影响越大。


异卵双生子呢,则有50%的遗传结构是相同的。

如果,一对异卵双生子被同一个家庭收养,也就是在同一个环境下长大,那么两者人格相关度越高,则说明环境的影响越大。

同卵双胞胎的遗传结构完全相同,别说力气相当,很多同卵双胞胎就连性格、习惯、爱好都非常相似

研究的结果令人震惊。你父母对你最大的影响,其实是遗传。


2017年,一份针对21057对双胞胎的研究发现,人格的总体遗传率在幼年时最高可接近80%,随后逐渐降低,到成人时期稳定于40%左右。

而2015年一份超过100000人的研究也得出了类似结论,人格的遗传率约为40%。

另一份元分析则综合了过去五十多年里的145份研究,涵盖了85640对同卵双胞胎、106644对异卵双胞胎和46215对兄弟姐妹,同样发现人格大约有40%是由遗传因素决定的。


如果你的父亲很有责任心,那你大概率也会做事认真负责;而如果你的妈妈热情开朗,你也不太可能内向胆小。

也就是说,可能在人格特征上,你与爸妈的相似点并不是因为他们对待你的方式产生了影响,而是你遗传了他们宝贵的基因,所以即使你在美国,父母在中国,你们死生不曾相见,遗传的人格特征也会在你身上顽强地生根发芽。

家庭不太会影响你的人格。

既然人格大约有40%受到遗传影响,那剩下的60%环境因素是不是可以归结为父母的教养方式了呢?很不幸,依然不能。


发展心理学家把环境因素分为:共享环境与非共享环境。这两个环境有什么不同呢?

共享环境,是指所有子女都拥有的相同环境,像你和你的妹妹在同一个家庭长大,因此家庭的经济水平、父母关系,甚至每天吃同样的饭菜,拿同样的零花钱,如果你们是双胞胎,可能还会穿一样的衣服,梳一样的发型,这些都是共享环境。

而非共享环境则是指每个子女独特的环境,例如不同的学校和城市等,而即使你和妹妹在同一所学校,但你们也会有各自不同的老师、同学、朋友,你们会为不同的人准备新年礼物,也会遇到不同的另一半,还有可能你妹妹成了锦鲤,你却成了分母。

对于他们来说,这段惊魂未定的枪击案经历就属于“非共享环境”。

发展心理学家发现,与共享环境相比,非共享环境对人格特质的影响更大。


大多数行为遗传学的研究结果都显示,共享环境对人格发展的影响几乎为零。

有人对过去2748份公开发表的文献进行了元分析研究,发现共享环境只会影响少数的一些特征,例如某些行为障碍、高级认知功能、宗教信仰等。

以宗教为例,一般来说如果父母都有某种宗教信仰,那么孩子大概率也会选择皈依同样的宗教,但是在人格方面,共享环境几乎不会对你产生影响。


即使我们再把讨论范围,从共享环境缩小到教养方式本身,许多研究者也提出了质疑:会不会子女的人格特征也会反过来影响父母的教养方式呢?

有研究发现,父母的教养方式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有的父母平时对孩子颐指气使,但当孩子“表现好”,比如说:认真完成了作业,或者是主动吃完了饭,父母也会对孩子表现出更多关怀和赞赏。

想像一下,当父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看到家里重新粉刷了13遍的墙又被孩子填满了涂鸦,估计他们再有耐心也难以忍住自己的怒火。所以父母的教养方式与子女的人格特征究竟谁影响谁,也很难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全世界都有打孩子的现象,而打孩子到底好不好还非常有争议。到底是打了孩子以后孩子变得有攻击性,还是有攻击性的孩子更容易被父母打,很难区分。

如果以上这些有点抽象的研究还不能让你完全信服,这里还有一份更直观的研究。

发表在《科学》(Science)上的一项历时超过10年的研究,调查了56对分开养育的同卵双生子和30对一起养育的同卵双生子,并对他们进行了超过50小时的深度测试和访谈,内容涵盖了智力、人格、生理等十几个方面。

研究者希望通过这两组双生子了解,共同的家庭环境,有没有让他们在人格上变得更相似?会不会一起养育的双生子,他们的人格相似程度比分开养育的双生子人格相似程度更高?


回忆下上文提到的知识:同卵双生子的遗传结构完全相同。

于是研究者作出了这样的假设:如果共同的环境让他们在人格上变得更相似,那么一起养育的同卵双生子的人格测试结果的相关度,应该比分开养育的同卵双生子的更高,因此后者与前者的比值也就应该小于1。

可结果发现,加利福尼亚人格量表的结果比值为0.979,十分接近1,而多维人格量表的结果比值甚至达到了1.02。

不管有没有分开养育,这些同卵双生子的人格相似程度都差不多。也就是说,家庭环境几乎没有对他们的人格形成产生作用。


德国一对双胞胎姐妹在二战期间被不同的家庭收养,分别在东德与西德长大,虽然之前未曾谋面,但她们的行为举止、兴趣爱好、观点等都非常相似,而且她们与亲生父母也有诸多相似点,例如她们都很像亲生父亲,非常喜欢艺术。

当然,有人质疑会不会是因为父母对不同的子女使用了不同的教养方式,因此他们对不同的子女也产生了不同的影响?

于是有研究者对出生顺序进行了研究:大多数情况下,父母会对最大的孩子更严厉一些,而更偏爱最小的孩子,而大多数人也会觉得,最大的孩子会更加懂事、独立一些,而最小的孩子往往会比较调皮,甚至骄横。


所以,如果说父母的教养方式确实对他们产生的影响,那么,最大的孩子就应该与他的弟弟妹妹们有一些人格上的差异,同样,最小的孩子也应该与他的哥哥姐姐们存在某种人格差异。

然而研究结果显示,无论是最大还是最小的孩子,他们的人格特征与出生顺序并没有显著的相关性,后续研究甚至发现,是否是独生子女也并没有影响孩子的人格特征。

那我们只能得出一个非常反直觉的结论:父母如何对待你,其实不会对你的人格发展有多大的影响。



既然原生家庭并不能决定一个人的人格发展和行为模式,那为什么依然会有很多人感觉自己深受其影响,甚至成年后一回到家里就感到“厌烦疲倦”呢?

虽然心理学家认为,人格具有稳定性和统合性,但人们的人格特征也并不是完全统一的,在家庭与社会中,人们可能会表现出不同的人格特征。

一份针对学龄前幼儿的研究发现,幼儿在与母亲玩积木游戏时的行为模式,和他与同伴玩积木游戏时的行为模式并不相同。


也许在和妈妈玩积木时安静乖巧的孩子,到了朋友面前却变成了小霸王,而且妈妈教给孩子的搭积木技巧,孩子们在和朋友们玩耍时也并不会使用。

文化研究也发现,人们对于孩子在社会上和在家中的表现有不同的期待,而子女也能察觉到这一点,自动形成了“家庭”和“社会”两种不同的行为准则。


如果这些抽象的学术结论难以理解,那你可以回忆一下,在你的成长过程中,有没有人曾经说过:“你在家里和学校里,简直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人!”

是的,在家中做一个乖乖女并不妨碍你在同学聚会中做一个抽烟喝酒竖中指的“酷女孩”,在家中默不作声的你可能和朋友去KTV时却是当之无愧的麦霸。


基于此,有学者整理了过去关于教养方式对子女的影响的研究,发现:如果你拿着“你觉得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样的问题,去问受调查者的父母,确实能发现教养方式对子女的人格有些影响。

但如果拿着同样的问题去问受调查者自己或者他身边的朋友,这样的影响就神奇消失了。

所以,即使父母对待你的方式可能存在影响,这样的影响也只局限于家门内,在家门外,你依然有创造自我的无限可能。


不过你可能还有疑问:既然原生家庭对人的负面影响没有那么大,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相关的咨询案例呢?

你可能也听说过你同学的好朋友的大舅的二叔的侄女的邻居的同事因为童年时遭受父母虐待而遗留了心理疾病,这样的影响还不够大吗?

确实够大,不少心理学研究也证实了,创伤性经历会影响人格发展,如果这样的创伤性经历发生在童年时的家庭中,那自然也会对子女的人格造成伤害。

问题就在于,大部分人使用“原生家庭理论”往自己身上套的人,童年的经历没这么可怕。


也许你有一个严厉的父亲,但他也许不会用藤条把你往死里打,也许你有一个抠门的母亲,可她应该也不会为了省钱而不给你饭吃。

要知道,美国精神病学会编辑的《精神疾病与诊断手册》钦点的和家庭有关的创伤性经历是这样的:……被威胁或实际的躯体攻击(如儿童虐待)和性暴力(儿童可包括与发育不匹配的性经历)……想必大多数人的父母没有坏到这种程度。


而另一份广泛使用的儿童虐待量表则将儿童虐待分为了五类,包括性虐待、躯体虐待、情感虐待、躯体忽视、情感忽视等。

可能在实际生活中,情感忽视更为常见一些,但相比于前四种经历,它对于人格的负面影响并没有那么高。所以在人格方面,你完全不需要感到悲观,这些都不足以成为束缚你展翅翱翔的枷锁。

况且,如果真的很不幸遭遇了创伤性经历,对于人格发展的负面影响也并非无法摆脱。


我之前的文章《从江歌案谈PTSD的鉴别诊断与治疗》中就提到,当你出现了某一个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状,那只是一个触发点(术语:扳机点),他并不会影响你的整体人格表现,而且,只要疏导治疗及时,预后效果良好。

我认为,不恰当的教育方式当然有错,对于这些不恰当的方式它们本身当然是需要批评和改进的,但这并不是说,它是一切生活烦恼的根源,一切都是它的错。


在“原生家庭”这个词被滥用乃至污名化的今天,不仅父母饱受社会舆论的压力与恶评,不少子女也深陷于这个假象的囚笼中,进而限制了自己的未来。

也许是时候打破人们对于“原生家庭”的迷思,解放自己了。


但有的人也会担心:既然父母的教养方式不能决定个人的人格发展,那是不是父母就可以随意对待自己的子女了呢?

当然不是。

就像你不能决定你的朋友的人格发展,但你依然会真诚友好地与他相处。

关爱他人并不一定是因为我们这么做能对他人有什么影响,也可以出于纯粹的赞赏与喜爱。

同样,父母如何对待子女,家庭中就会有什么样的亲子关系。对于父母们而言,可能关于“如何成为一个好的父母”这个问题谁也无法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但他们至少可以选择成为孩子的好朋友。


除了对子女的直接教养,父母能做的还有很多。例如,孟母三迁的故事大家都听过,虽然只是一个历史故事,但是孟母的做法也不无道理。

心理学研究发现,父母虽然很少对子女的人格发展直接产生影响,但是却可以通过让子女在更优质的学校上学、在更好的社区生活等方式间接让子女得到更好的成长和发展。

所以,你看,我们并不是说家庭不重要,家庭依然重要,只是人们可能误解了它的影响,夸大了它的作用。父母无法决定你的未来,你依然可以选择追求你喜欢的一切。

别再相信原生家庭理论了,你有权利也有能力拥有自己的人生。


参考文献:


[1]Benson, M. J., Larson, J., Wilson, S. M., & Demo, D. H. (1993). Family of origin influences on late adolescent romantic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Marriage & Family, 55(3), 663-672.


[2]Nichols, M. P., & Minuchin, S. (1995). Family therapy : concepts and methods. Allyn and Bacon.


[3]Chao, R. K. (1994). Beyond parental control and authoritarian parenting style: understanding chinese parenting through the cultural notion of training. Child Development, 65(4), 1111.


[4]Harris, J. R. (1998). The nurture assumption: Why children turn out the way they do?


[5]Polderman, T. J., Benyamin, B., de Leeuw, C. A., Sullivan, P. F., Van, B. A., & Visscher, P. M., et al. (2015). Meta-analysis of the heritability of human traits based on fifty years of twin studies. Nature Genetics, 47(7), 702-9.


[6]Jang, K. L., Livesley, W. J., & Vernon, P. A. (1996). Heritability of the big five personality dimensions and their facets: a twin stud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64(3), 577.


[7]Fein, G. G. , & Fryer, M. G. . (1995). Maternal contributions to early symbolic play competence. Developmental Review, 15(4), 367-381.


[8]Ahluvalia, T. , Handelsman, L. , Stein, M. A. , Stokes, J. V. , Walker, E. , & Pogge, D. , et al. (2003). Development and validation of a brief screening version of the childhood trauma questionnaire. Child Abuse & Neglect, 27(2), 169-190.


[9]Harris, J. R. (1999). The nurture assumption. Psicothema, págs. 161-162.


[10]Vukasovi, T. , & Bratko, D. . (2015). Heritability of personality: a meta-analysis of behavior genetic studies.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41(4), 769-785.


[11]Briley, D. A. , & Elliot M. Tucker‐Drob. (2017). Comparing the developmental genetics of cognition and personality over the life spa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85(1), 45-45.


[12]Van, S. D. B., De, M. M., Mcgue, M., Pettersson, E., Terracciano, A., & Verweij, K. J., et al. (2014). Harmonization of neuroticism and extraversion phenotypes across inventories and cohorts in the genetics of personality consortium: an application of item response theory. Behavior Genetics, 44(4), 295-313.


[13]Fugère, Madeleine A., Doucette, K. , Chabot, C. , & Cousins, A. J. . (2017). Similarities and differences in mate preferences among parents and their adult children.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111, 80-85.


[14]Harris, J. R. . (1995). Where is the child""""s environment? a group socialization theory of development. Psychological Review,102(3), 458-489.


[15]Jr, B. T., Lykken, D. T., Mcgue, M., Segal, N. L., & Tellegen, A. (1990). Sources of human psychological differences: the minnesota study of twins reared apart. Science, 250(4978), 223-228.


[16]Plomin, R., & Daniels, D. (2011). Why are children in the same family so different from one another?.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pidemiology, 40(3), 563-82.


[17]Maccoby, E. E., & Martin, J. A. (1983). Socialization in the context of the family: parent-child interaction. , 4, 1-103.


[18]Falbo, T. , & Poston, D. L. J. . (2010). Academic personality, and physical outcomes of only children in china. Child Dev, 64(1), 18-35.


[19]Dr. Cécile Ernst, & Angst, J. . (1983). Birth Order: Its Influence on Personality. Springer Berlin Heidelberg.


[20]Riegelmann, E. P. . (1990). Separate lives: why siblings are so different. Basic Books, 150(10), 1556-1556.


[21]Johnson, A. M., Vernon, P. A., & Feiler, A. R. (2008). Behavioral genetic studies of personality: An introduction and review of the results of 50  years of research. In G. J. Boyle, G. Matthews, & D. H. Saklofske (Eds.), The SAGE handbook of personality theory and assessment, Vol. 1. Personality theories and models (pp. 145-173). Thousand Oaks, CA, US: Sage Publications, Inc.


[22]Combs-Ronto, L. A. , Olson, S. L. , Lunkenheimer, E. S. , & Sameroff, A. J. . (2009). Interactions between maternal parenting and children’s early disruptive behavior: bidirectional associations across the transition from preschool to school entry. Journal of Abnormal Child Psychology, 37(8), 1151-1163.


[23]Plomin, R. , Defries, J. C. , Knopik, V. S. , & Neiderhiser, J. M. . (2016). Top 10 replicated findings from behavioral genetics. Perspect Psychol Sci, 11(1), 3-23.


[24]Polderman, T. J. C. , Benyamin, B. , De Leeuw, C. A. , Sullivan, P. F. , Van Bochoven, A. , & Visscher, P. M. , et al. (2015). Meta-analysis of the heritability of human traits based on fifty years of twin studies. Nature Genetics, 47(7), 702-709.


声明:本文主要论点参考网易新闻贾薇薇。

其他回答

相似问题

话题树
每一种付出,都值得被鼓励
  • 1元
  • 2元
  • 5元
  • 微信支付
  • 支付宝
打赏是什么?如何开通

你的邀答次数已用完

如何增加更多邀答次数?

分享问题或回答,每天可以获得1次邀答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