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
App查看
App查看
App查看
App查看

青狐灵异小故事合集之绿宝

(十一)

接下来的三天里,我尽量让自己忘记绿宝的背景,尽量还是像以前那样放松地和绿宝相处,至少要装作如此。

第一天我们去配眼镜逛街买衣服,第二天我们去游乐园,第三天我们去动物园……

我竭尽全力地装作快乐,装作若无其事,几乎心力交瘁,度日如年。

但这还没什么,令我恐惧的是,也不知是否为幻觉,我总隐隐觉得有谁在背后悄悄地注视着我。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绿宝暗中对我的监视,尽管她看起来毫无异样,但这感觉令我毛骨悚然,神经时时紧绷着,一刻也不敢放松。我甚至怕自己睡着了说梦话,晚上都不敢睡觉,每天只能靠着各种各样提神药物逼迫自己时时刻刻保持清醒。

终于熬到了第四天,我的心情终于轻松了一些。吃了早饭,我交给她一杯冰激凌,开了动画片给她看,嘱咐她自己好好玩,然后开起电脑上网。

绿宝看了一会电视跑进来问我:“妈妈,我冰激凌吃完了。可以吃点巧克力吗?”

我装作投入地看小说,漫不经心地说:“自己去拿吧。别吃太多哦,要醉的。”

绿宝得了允许,应了一声高兴地跑去了。

我竖起耳朵听她的动静,只听她抓了一把、两把、三把,然后略略迟疑了一下,又抓了一把,顿了顿,似乎在留神我是否有反应,过了一阵,干脆把一整包都提出来,然后窸窸窣窣地溜回沙发上开始吃。

我不出声,安静地等着。

大约一个小时以后,大厅里除了电视的声音外没有了其他动静,我悄悄地起身,探头看去,绿宝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身边到处都散落着酒心巧克力的包装纸。

我蹑手蹑脚走过去,只见包装袋里已经全空了,绿宝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我走上前,轻轻地碰了她一下,又叫了她的名字,她全没反应,继续呼呼大睡。

确认她醉得很深,我放心了,弯腰将她抱起来放到床上,盖好被子。然后拎起包包,蹑手蹑脚地出了门。

我开着车,急匆匆地往花店赶,当时已近中午,赶到的时候,花店仍然大门紧闭,门上赫然贴着一张纸——招租。

我的心里掠过一阵不祥的预感。急急忙忙拨通了上面的电话。

接电话的是个大约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他告诉我,开花店的小雅在三天前打了个电话给他说家里有急事赶着走,不租了,连押金都没要,店里的东西也全都不要了,只带走了自己的一些细软。

“走得真急啊!”中年人感慨地说,“我还问她准备什么时候回来,可她说她不会回来了。对了,你是上官太太吧?她留了一句话,让我替她跟你说一声对不起。但她没说为什么,大概是欠了你什么花吧?不然你在这里等等,我过去开门,她店里的花我还没动呢,你看上哪盆了尽管……”

我没等他说完就挂了电话,瘫软在汽车旁,失魂落魄,浑身冰凉。

骗我!!她们还是在骗我!

一开始就已经在骗我!什么三天五天!根本就是为了支开我所说的谎话!

她们一开始就想好了要逃走。我前脚离开,她们后脚就逃走了。

我早该想到了,什么祖传的玉镯、母亲的遗物、多年的积蓄、全部的家当、甚至那些恳切真诚的眼神……在生命面前,这一切的一切都虚弱得不堪一击。

可我居然还是选择相信她们!

多可笑!我还在嘲笑鄙夷招娣在信任铭根的谎言时,是如何的单纯而愚蠢,我不也一样犯了同样的错误?!

单纯而愚蠢啊!原来我也不过是一样的,甚至更加自以为是!

这一把,我终于还是赌输了。

输得精光、输得绝望、输得丧魂失魄,永世不得超生……

我瘫坐在地上,呆呆地望着紧闭的花店大门,突然吃吃笑了,泪水却慢慢地滑落下来。

看来这一回,老天是真要我死了……

可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无声地流着泪,慢慢地打开手机,将里面的照片一张张翻出来看。

里面有许多照片,我和羽的,我和爸妈的,我和朋友们的,我一个人的……

每一张照片都有许多美好的回忆,可也许我很快就要失去这一切了。

我流着泪,一张一张地翻看着那些照片,近乎贪婪。似乎想将他们的样子印刻进记忆的骨头里。

我要记住他们,无论生死,我不想忘了他们……

我要记住他们,如果有来生,还要跟他们在一起!

这或许是我唯一能抓住的东西了。

我轻轻地抚摸着屏幕上羽的照片,眼泪滴在屏幕上,他的笑是如此温暖,阳光灿烂,快乐如朝阳。

羽,对不起,恐怕我要失约了……

我颤抖着,紧紧握住手机,伏在膝盖上哭了。

文章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打开壹心理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壹心理-2000万用户选择的全生态心理学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