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
App查看
App查看
App查看
App查看

【治愈系音乐】 小娟&山谷里的居民的歌声

data.name

“嘘……请不要说话”

“听……来自山谷里的声音”

“看……眼前有朵云彩正在飘动”

“闻……这是一 口清泉的味道”

别奇怪,就当你仅仅是一个人在听来自“小娟,山谷里的居民”的CD时,也能自言自语地发出这些象形词,如果是更多的人在一起分享来自这低音里的传奇声音,众人也能和你没商量地沉静在鸦雀无声的一片寂静中,各自私藏起这份空灵来……这就是“小娟,山谷里的居民”的每一张专集给我们所带来的……

初听这支乐队,是在某一知名乐评人的博客里,仅仅是对乐队即将迎接的一场演出的介绍,大致当成了一条小广告一眼略过。看乐队取名,固认为是只来自遥远的藏族同胞乐队,类似于什么“动力火车”之类的。

后来几次,数次在很多位很是喜欢的作者的博客里频频出现有关于这个乐队的演出信息,某个大学校园,某个文艺酒吧,抑或是某个小型的剧场,又或是某一些文艺青年聚会现场,常有这支乐队的出入。“这个小鹃,如此的受欢迎?这些居民有何奇特之处?” 于是,找来她们的歌来听,买来她们的专辑。

我讨厌所谓音乐节目里排行榜重磅推出的一些音乐,极度排斥TOP 1 2 3 这些抢人眼球的无聊排名。也就是这个原因,在我关注这支乐队的时候,似乎这些虚名和她们没有任何关系,她们要的更重要的是与听者的互动和交流,这是我喜欢上这只乐队的最初衷的缘由。不需要那些无聊的“打歌”活动,只需要她们拨动第一根弦时,就能打动了你。

小鹃,乐队的主唱,在我听完专辑里的《往事如风》、《再回首》、《爱的箴言》、《乡间小路》、《野百合也有春天》这些翻唱歌曲之前,我业以为她是个台湾歌手。我听歌的习惯,只单纯地听人唱,也没好好地关注此人。也许这些翻唱的歌曲的原唱都是台湾歌手的缘故,也误认为小鹃也是出生在台湾。后来,发生的有一小插曲,才让我真正的去查了她们的资料。

“哎,那个谁,你最近如此浮躁,推荐你一些歌去听,静静心,好比静心口服液一样的疗效。”

“好啊,谁的歌?”

“小鹃,山谷里的居民。”

“小鹃?哪里的歌手?”

“台湾的吧!”我不确定的“的吧”了一下。

“是吗,这个名字不洋气!听起来是大陆歌手。”同事甩出此话,疾步而去,一如当时急噪了好段时间的心情。

直到听到小鹃翻唱《矜持》的时候,欣喜地了解到又是一个来自内地过耳不忘的空灵的声音,也许在今天,“空灵”不再属于王菲一个人,它也许会自然流淌到小娟的嗓音里,看过乐评人说,小鹃的声音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不知怎的,这让我想到2006年超级女声的出现的一位叫郝菲尔的歌手,也许是一样的长发,一样的民谣,有时候还有一样的摇滚,我想说的是,不管是小鹃,还是郝菲尔,她们都是背着一把吉他就能走很远的人!

不仅仅是《矜持》与“山谷”的和谐,还有《野百合也有春天》与“居民”的融合,都给了我很大的惊喜。《野百合也有春天》,天堂里的阿桑曾经翻唱过,似乎小鹃的歌唱沿袭了天堂里的那份温暖,让那些离别的伤痛全部消逝殆尽….

让小鹃告诉你《不再让你孤单》,告诉更多人,包括她的情人。在小娟演唱这样的爱情歌曲时,歌声中,似乎爱情,是一伸手就能够的着的,然后,将它经营得如此行云流水,毫无任何负担,面朝几百亩的水稻田,和她一同老去…..

小娟,山谷里的居民,为了音乐的创作,她们曾移居到郊区,寻找最真实自然的灵感,我想,一首《乡间小路》的翻唱是不也因此的令人难忘,回味无穷呢。

“皖南的乡间的小路上,有高山,有流水,有青草,有麦浪,有牧童,有牛群。”

“美好的和声里有黄色的油彩花,红色的映山红,还有白色的栀子花……”

这是我生活的省份拥有的乡间小巷的风光,你生活的地方的乡村的风景是什么样的呢?是不是也如同小娟,山谷里的居民歌声里流淌着的一样的精彩呢……

文章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举报
打开壹心理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壹心理-2000万用户选择的全生态心理学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