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
App查看
App查看
App查看
App查看

只有善良的人才会抑郁?关于抑郁症成因的4个谎言

data.name

这两天,冬奥会如火如荼,一个个阳光健美、活力满满的弟弟妹妹住在热搜上,拳打纯欲风,脚踢白瘦幼,让无数人「我又可以了」。


然而就在不久之前,同样致力于展示力与美的知名健身模特朱湉默,却因抑郁症离世,粉丝们纷纷留言致哀。



同时,也有看到新闻的网友表达了不解:


运动不是会产生多巴胺吗,怎么还会抑郁?


这几年,抑郁的检出率逐年升高,抑郁症也逐渐成为时代病。


但进入大众视野的同时,关于它的疑问和误解,也是「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今天,壹心理就来盘点一下,关于抑郁症成因的四大「谎言」


01

原生家庭幸福的人,不会抑郁?


我接待过一对着急又疑惑的80后父母。


他们的孩子刚上初一,就确诊了抑郁,休学在家。


一进门,孩子妈妈就几乎要哭出来了:


我们都是被爹妈打骂大的,深知心理健康的重要,也一直把孩子当大人来尊重。


以前有个亲戚家,孩子抑郁自残,当时我们都说,这家人不行。再看看我们家的,多么开心快乐!


可怎么一上初中就抑郁了?


有这种困惑的家长,不是个例。


毕竟我们总是说,孩子出问题,家庭脱不了干系。


很多研究也发现,家庭因素的确会影响少年儿童的抑郁。


比如,家庭氛围紧张,家长总是苛责孩子,孩子就会内化这些批评,出现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觉得是自己的错。这种思维模式,容易让人陷入抑郁。


图片来源:我们如何对抗抑郁


「原生家庭幸福的人,就不会抑郁」,就是彻头彻尾的误解了


在心理学看来,就算生在幸福家庭,也并不意味着会百分百免疫抑郁症。


因为,对于青少年来说,「一声兄弟/姐妹大过天」,同伴关系的重要性,并不亚于家庭关系[1]。


如果他们交不到朋友,那就失去了一层保护;如果被同龄人排挤欺负,那就更是雪上加霜。


成年后的生活,也不一定一帆风顺。


九成以上的抑郁症患者,在发病前,都遇到过应激性生活事件[2]。


亲友的离开,重大的屈辱,种种天灾人祸……都是引发抑郁的导火索。


就算原生家庭完美无瑕,我们又怎么敢说一定能撑住?


所以,当我们说「抑郁与家庭有关」时,是希望家长及时反思、调整;


而不是希望它被夸大成「原生家庭幸福就不会抑郁」的谎言,成为束缚抑郁症患者的枷锁,或者让身边人对已经尽了最大努力的家长指指点点。


02
只有善良的人,才会抑郁?


前段时间,马某纯因为和男友举止亲密被偷拍,上了热搜。


画面中的她,满脸带笑,与之前谈起抑郁症病史时的自己,判若两人。


那时候的她说:


我以前就什么事或者什么人我都会怕,怕别人生气,怕别人不喜欢我。上高速公路的时候不敢上厕所,麻烦。我就憋着。


「善良」的她,时时在压抑真实的自己。


愿望难以实现,情绪也没机会表达,这种对自己的压抑,最终把她自己压入了抑郁的泥潭。


网友梳理过其他自曝抑郁史的名人们,多数也很会照顾别人的需求。


似乎,「好人」逃不出抑郁漩涡,当个「坏人」才能潇洒快活。


图片来源:丈夫得了抑郁症


真的只有善良的人,才会抑郁吗?


这仅仅是真相的一部分。


如果说善良是光明,那么它的反面,就是暗黑人格[3]。


《哈利·波特》中的伏地魔,堪称暗黑人格集大成。


他马基雅维利主义,从小就擅长蛊惑人心,为自己谋取权力;他自恋,自以为是、傲慢无礼,对待下属从来都像对待蝼蚁;他精神病态,缺乏共情、行为冲动,遇上反对者,动辄杀人全家……



但像他这样的人,就能远离抑郁吗?


按作者罗琳的说法,伏地魔不懂爱,也感受不到真正的幸福和快乐。


暗黑人格特质高的人,其实更难感受到快乐——这正是抑郁症的核心症状之一[4]。


他们之所以更容易伤害别人,正是因为他们需要从种种暴行中获取刺激。


但这份快感虚无而短暂,只能像瘾君子那样,不断加大剂量。


其实,比起是否善良,以下这些心理因素,对抑郁症的影响更大。


第一就是低自尊[5]。


我们之所以觉得好人容易抑郁,正是因为讨好被误认为了「善良」


那些看似善良、行事讨好的人,内心的想法是:我不够好,我不配麻烦别人。


越贬低自己,就越做不好;越做不好,就越觉得自己不配。


无助感,就这样肆意生长,开出抑郁之花。


图片来源:丈夫得了抑郁症


第二,悲观倾向[6]。


认知的能量是巨大的。


乐观的人满足于自己已经拥有的半杯水,而悲观的人,只看到还有半个杯子空着,没有装满。


倾向于注意消极的细节、用悲观态度看待事物的人,更容易陷入抑郁。


所以,抑郁的人,要做的绝对不是改变善良,而是调整认知,提升自我价值感。


03
抑郁症是「穷病」,有钱人不会抑郁?


心理治疗师CaitieHannan发过一条动态:


虽然心理治疗非常有帮助,但大部分人真正需要的,其实是钱。



短短2行,收获了近十万次转发、几十万个点赞。

毕竟,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重视「搞钱」,甚至催生了这样的调侃:「人生有得有失,有钱人得到了金钱,同时失去了烦恼。」


加上有研究发现,抑郁可能与贫困有关[7]。


这不禁让人怀疑,抑郁症的本质,是不是「穷病」?


未必。


2020年,美国一位中年男子从豪华公寓跳下身亡,据称,他已经抑郁很久了。


而他生前,是企业家、制片人,拥有财富约40亿。


发达国家的心理咨询室和精神科里,同样充斥着抑郁的中产患者。


也有数据显示,随着国民收入的增加,抑郁症患者占社会总人口的比例,也随之上升[11]。


你看,无论贫富高低,抑郁症都可能找上门来。


因为,从财富、地位到快乐,中间隔着意义感[8]。


精神科医师徐凯文老师,提出过一个词,「空心病」。


他曾在北大任职,接触过许多优秀的学生,其中不乏各个省市的状元。


但是,他之所以了解这些学生,是因为他们多少有抑郁症状,甚至自杀倾向,需要危机干预。


为什么活成了天之骄子的「别人家孩子」,还是抑郁了呢?


有个学生这样跟他说:


不是说因为学习好,工作好了我就开心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活着,我总是对自己不满足,总是想各方面做得更好,但是这样的人生似乎没有头。



如果不理解人为什么要活着,找不到人生的价值和意义。


即便是富豪、状元,也会被无意义的泥沼吞噬。


侥幸没有落入抑郁深渊的,也往往活成一具行尸走肉。

04
抑郁是为了淘汰那些脆弱的人?

随着抑郁症被越来越多的人看到,有一种声音也越来越大:


抑郁症的人就是脆弱,就是在进化的物竞天择中被淘汰的人。


听起来似乎确实有道理,但细想下去,这背后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让人不寒而栗:


如果今天把抑郁症视为被进化淘汰,那么其它病人呢?


会不会发展为有一天,甚至人只要生病,就会被视为淘汰的「废品」了?


这类观点不仅在价值观上走了歪路,在科学上也是南辕北辙。


抑郁症一旦得上,动辄令人哭泣,嗜睡,丧失行动力……这么不利于生存延续的问题,到底为什么会在进化中保留下来呢?


在进化心理学家看来,抑郁恰恰是一种普遍存在的适应机制。


抑郁症的核心症状之一——心境低落,会让人行动也变得迟缓,不想去做事。


这种「低电量状态」,往往会影响现代人正常的学习、工作。


图片来源:丈夫得了抑郁症

但同时,「低功耗模式」也可以帮人们保存能量、远离危险,让人即便不快乐但仍可以生存下来[9]。


那为什么只有一部分人,会得抑郁症呢?


差别易感性假说认为,在基因的作用下,有些人的确会更「脆弱」,对外界压力更易感而抑郁,但同时,他们也更能受到环境的滋养[10]。


打个比方,如果说有些人就像倔强的蒲公英,无论是在马路边、石缝里,经历风吹雨打,还是在花盆里、温室内,被人浇水照料,它都没什么两样;


那这些人,就像娇贵的兰花,经历风霜就容易被打趴,而一旦获得了精心的照料,却能绽放出蒲公英无法比拟的艳色。


从这个角度看,抑郁症患者不仅不是被「淘汰」的人,还可能是被「选中」的人,等着遇到一个合适的环境大放异彩。


在现代文明社会,当兰花被霜打蔫,我们要做的,不该是嘲笑它的脆弱,而该是帮它创造更好的环境。


05
写在最后


抑郁症的成因是多方面的,言之凿凿只说其一的,都是谎言。


学界目前普遍认可的抑郁症起因模型,是生物-心理-社会模型


有人把这三种因素的关系,总结成了「扳机效应」:


如果把抑郁症发病,当成一次「开枪」,那么造出这把枪的,就是生物遗传因素;


负性思维方式等心理因素,会给枪装上子弹;


最后,社会压力事件扣下扳机。


就像普通人难以躲过子弹,抑郁症患者,也难以仅靠自己的意志,就「躲过」发作。


图片来源:丈夫得了抑郁症


如果你也被这颗子弹击中了,请记得:生病不是你的错,及时寻求专业帮助和治疗。


如果你是抑郁症患者的家人亲友,请理解:他们的低落消沉等等表现,并不是因为脆弱,更不是想「拖累」你。


下一篇文章,壹心理会和你聊聊:如何跟抑郁症患者做朋友?


愿每个被抑郁击中的你,都被温柔以待。


世界和我爱着你。


参考文献
[1]张萍, 赵参参, 李鹏等. (2017). 青少年抑郁的心理影响因素及其神经机制. 心理研究, 10(1), 78-83.
[2]刘晓华, 江开达. (2004). 生活事件与抑郁症关系概述. 中国行为医学科学, 13(3), 347-348.
[3]秦峰, 许芳. (2013). 黑暗人格三合一研究述评. 心理科学进展, 21(7), 1248-1261.
[4]Al Aïn, S., Carré, A., Fantini-Hauwel, C., Baudouin, J., & Besche-Richard, C. (2013). What is the emotional core of the multidimensional Machiavellian personality trait?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4.
[5]高爽, 张向葵, 徐晓林, 迟晓军, 崔梦舒. (2015). 心理健康视角下中国大学生自尊与抑郁、焦虑的元分析. 第十八届全国心理学学术会议摘要集——心理学与社会发展.
[6]陶沙. (2006). 乐观、悲观倾向与抑郁的关系及压力、性别的调节作用. 心理学报(06), 100-115.
[7]Quidt, J. D., & Haushofer, J. (2017). Depression through the lens of economics: A research agenda. NBER Chapters.
[8]张瑞雪, 赖巧珍, 汤思尧, 肖蓉. (2018). 生命意义感在家庭经济状况与大学生抑郁中的调节与中介作用. 现代预防医学, 45(9), 1631-1634.
[9]陈子晨, 张慧娟, 汪新建, 吕小康. (2018). 抑郁症起源的三类理论视角. 心理科学进展, 26(6), 1041-1053.
[10]赵德懋, 冯姝慧, 邢淑芬. (2017). 基因与环境的交互作用:来自差别易感性模型的证据. 心理科学进展, 25(8), 1310-1320.
[11] Ridley, M. W., Rao, G., Schilbach, F., & Patel, V. H. (2020). Poverty, depression, and anxiety: causal evidence and mechanisms. Science, 370(6522).

- The End -

作者 | 木棉959
编辑 | 朴素的树、青橙
图源 | jeandaniel francoeur

作者简介:木棉959,北师心理硕士,中小学心理教师,知乎心理学话题优秀答主、2020新知答主(ID:木棉959),其他平台都叫“心理学生看点啥”。
责任编辑:殷水
打开壹心理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壹心理-2000万用户选择的全生态心理学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