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
App查看
App查看
App查看
App查看

第100次“替人尴尬”后,我找到了原因 × 镜像神经元

data.name
认证作家
文稿:Weiwei
设计:Sun xy
主播:Enya
排版:tt
来源:微信公众号:白岛岩心(ID:whiteisland_2017)
原文标题:第100次“替人尴尬”后,我找到了原因 × 镜像神经元 | 岩读


通常来说,我们只有接触到某物、产生触觉后才会做出相应的动作和反应。比如:当我们不小心触碰到装满沸水的杯子时,手指上的触觉神经元会被激活并传递信号至中枢神经系统,在大脑接收到“很烫、很痛”信号后,胳膊上的运动神经元会被激发,从而我们的手会从杯子上移开。


但你一定经历过这样的时刻:当看到田径运动员正在冲刺终点线,会跟着心跳加速;看到他人吃柠檬时,觉得自己的腮帮子好像也酸酸的;当看到电视剧里的角色出糗时,也会尴尬到脚趾抠出三室一厅.....这难道是某种神奇的隐藏“魔法”吗?


为什么我们经常只是“看一看”别人的举动,也能感同身受呢?科学家们发现,在大脑数以百亿的神经细胞中,有一种特殊的神经细胞,叫做“镜像神经元(mirror neurons)”。在我们自己做动作或者看到他人进行相同动作时,镜像神经元都会被激发。今天岩读就来介绍一下这种和社交、共情都息息相关的神经细胞——镜像神经元。


01

镜像神经元是如何被发现的?


1980年Rizzolatti和同事进行实验时发现当猕猴抓取或者咬食花生时,一些位于运动前区(premotor cortex)/f5区的神经元被激发了。因此,实验者们想要更近一步了解在猕猴进行不同动作时这些神经元的兴奋情况。但在实验进行过程中,实验人员惊奇的发现,在他们拿起一个物品(例如:花生)并递给猕猴的过程中,一些神经元已经开始兴奋;当猴自己拿起相同物品时,这些神经元同样被激活了。在之后的不断实验中,科学家们发现,有一个神经元在猕猴抓取花生时会兴奋,并且,在猕猴看到实验人员抓取花生时也会兴奋;有另一个神经元在猕猴把花生放进嘴里时会兴奋,同时,在猕猴看到实验人员把花生放进嘴里时也会兴奋。研究者们把这个意外的发现写进了论文并在1992年发表,他们将这种类型的神经元命名为“镜像神经元(mirror neurons)”。



02

镜像神经元的作用不仅仅是理解“动作(action)”


上文刚刚提到,当猕猴自己做动作或者看到实验员做相同动作时,镜像神经元会被激活,这可以很好的解释为什么我们看到别人打哈欠,自己也会想打哈欠。但是有时候,我们并没有观察到实际动作却也能感受他人的心情、触觉。例如,我们看到有人的手被刀片划伤,我们也会感到自己的手指隐隐作痛。又或者,当我们看到电影中的角色痛失所爱,我们也会感到十分悲伤。


科学家针对这些问题展开了一些实验,其中Bruno Wicker等人发现,镜像神经元的工作机制也许同样适用于情绪(emotion)的“感同身受”。实验中,一部分参与者吸入了味道让人十分厌恶反感的气体,随后,同样一批参与者观看了一条视频短片,视频中的人表现出厌恶反感的表情。通过fMRI,实验者们发现,观察他人表示厌恶的面部表情和自己本身感到厌恶都会使前脑岛(anterior insula)相同位置受到激发。由此,科学家们认为镜像神经元机制也可以用来解释情感上的“感同身受”:看到他人通过面部表情表达某种情绪会触发相应的镜像神经元,这些神经元同时也会在自身产生相同情绪时被激发。



除此以外,科学家们还证实,镜像神经元也能帮助我们更好的了解他人动作背后的意图(intention),从而在社交过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在一个实验中(Macro Lacoboni,2005)23 名参与者观看了三个不同的视频片段。在一个片段中,桌子上有茶杯、茶壶和一盘饼干,暗示下午茶活动准备完毕,片段中的人拿起杯子是准备喝第一口茶。而另一个视频中,桌子上的茶杯茶壶摆设凌乱,盘子里的饼干所剩无几,暗示下午茶活动已经结束,这时片段中的人拿起杯子是打算开始清理桌面。最后一个视频中只有一个杯子,没有特定的情景。


实验者们发现,参与者的运动前区(premotor cortex)的镜像神经元在观看前两个影片时活动更加明显。因此,运动前区的镜像神经元的活跃不仅源于观察他人动作,还源于对他人动机和意图的理解。



03

镜像神经元和新生儿模仿现象(neonatal imitation)


小婴儿在刚出生的一个月内就会模仿家长的一些面部动作,例吐舌头、做鬼脸。


科学家们认为,这种新生儿的模仿现象跟镜像神经元有关。当新生儿看到父母做特定表情时,对应的镜像神经元会变得十分活跃,因此小婴儿会开始模仿相同的表情。这种模仿现象其实可以理解为新生儿在与父母互动,因此科学家们认为新生儿模仿现象对孩子之后的社会表达能力和认知能力的发展都有一定影响。


一些研究还证明,如果母亲经常性的抑郁、不高兴,那么婴儿很有可能会模仿这种“不高兴”的表情。并且,通过观察母亲不高兴的表情,相应的镜像神经元可能会被激活,从而使孩子感受到相同的抑郁情绪。



看完上述内容,相信大家对镜像神经元及其作用机制都有了一定了解。镜像神经元在共情能力,社会互动方面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不过,这里我要提醒大家,大脑中的各种细胞、神经元都是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我们不能说共情能力或社交能力完全取决于镜像神经元。


那我们如何好好利用这些镜像神经元呢?大家不妨试试多和积极开心的人接触,这样当我们看到别人开心时,我们自己也会开心;身边的人看到我们开心时,自然也会跟着开心。做人嘛,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啦!


 参 考 文 献 
1. Wicker, B., Keysers, C., Plailly, J., Royet, J. P., Gallese, V., & Rizzolatti, G. (2003). Both of us disgusted in My insula: the common neural basis of seeing and feeling disgust. Neuron, 40(3), 655-664.
2. Iacoboni, M., Molnar-Szakacs, I., Gallese, V., Buccino, G., Mazziotta, J. C., & Rizzolatti, G. (2005). Grasping the intentions of others with one's own mirror neuron system. PLoS Biol, 3(3), e79.
3. Simpson, E. A., Murray, L., Paukner, A., & Ferrari, P. F. (2014). The mirror neuron system as revealed through neonatal imitation: presence from birth, predictive power and evidence of plasticity. 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 of the Royal Society B: Biological Sciences, 369(1644), 20130289.
4. Winerman, L. (2005, October). The mind's mirror. Monitor on Psychology, 36(9). http://www.apa.org/monitor/oct05/mirror
5. Rizzolatti, G., & Gallese, V. (2006). Mirror neurons. Encyclopedia of Cognitive Science.


作者简介:文稿 / Weiwei;设计 / Sun xy;主播 / Enya;排版 / tt。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白岛岩心(ID:whiteisland_2017),由交大、复旦、哥大、纽大等海内外高校硕博学生和专业咨询师创立,致力于打造专注高校学生心灵慰藉和情绪管理的心理健康服务创新平台,将心理服务普惠化、大众化,让更多年轻人触手可及。


打开壹心理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一玩游戏就废寝忘食?是它们在捣蛋
作者:京师心理大学堂 #游戏心理
一玩游戏就废寝忘食?是它们在捣蛋
拆家乱咬还瞎叫?狗勾也有分离焦虑!
作者:京师心理大学堂 #宠物与心理
拆家乱咬还瞎叫?狗勾也有分离焦虑!
​压力的神经科学
作者:Life博士 #压力与焦虑
​压力的神经科学
壹心理-2000万用户选择的全生态心理学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