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
App查看
App查看
App查看
App查看

捍卫心理边界,适度表达攻击性:学会向他人说“不”!

精选
data.name
心理作者

 我是我,你是你 

——如何捍卫心理边界,适度表达攻击性


01

“心里皮肤与个人边界”


有一位30岁的来访者未梦假期还没结束就迫不及待地预约心理咨询,她抱怨好不容易十一假期从外地赶回家里,陪父母出去旅游一趟,尽孝道,整个假期下来却十分不愉快。


本来未梦是好意,但整个旅程跟妈妈发生很多的争执,妈妈经常不考虑他人是否需要,自顾自地做一些让人无法理解的行为。似乎“入侵式的”强制要别人接纳她的付出。 


比如,妈妈会给未梦支招如何与正在冷战的老公和好,未梦竟然也不假思索地一步一步按照妈妈的引导去做了。但未梦时候发现这不是自己想要的,但就是似乎“被妈妈的力量控制”了一般。
事后未梦跟妈妈理论,妈妈反过来说这都是为了她好,怎么不领情。然后牵扯到家族,说自己为了这个家族付出了多少,都不被理解。
而妈妈则会转向沉默的爸爸,想获得认同,但爸爸在一旁不吭声。妈妈更加变本加厉,怨天怨地。不断指责为梦是个没良心的,读那么多书,还不如她没读书的。
此时的未梦彻底沦陷,不知道如何跟妈妈相处,似乎稍有不慎就会踩到“妈妈的底线”引爆地雷,殃及池鱼。


未梦的妈妈,应该是能够代表我们大部分中国家庭妈妈的形象。总是“没头没脑”地说一些话,消耗我们的耐心;当问题抛出来的时候,似乎妈妈的的话很多,漫无边际的,东扯西扯,最后也没有办法解决问题;成天絮絮叨叨地发表毫无逻辑的言语,并且希望得到我们的认可,按照她的意思去发展。


这是年过半百的妈妈,在那个物质匮乏、教育匮乏的时代,受环境影响,形成的惯性思维。因为没有受过系统的教育,妈妈从小的经历,让她独自形成了自有的生存系统,来面对这个现实的社会。


这就是跨时代的文化、认知差异,妈妈认为好的,对于孩子们来说,不一定是好的。但是老一代的惯性思维是很难打破的,妈妈的强硬不得不让孩子们低头。但妈妈总是希望把最好的给孩子,却忽略了这是否是孩子的需求。所以孩子才会产生“被入侵”的感受。这就是“自我边界模糊”表现。


每个人的身体表面都有一层生理皮肤,它是人体最大的器官,功能是否良好也与我们的生命息息相关。


皮肤可以为我们提供严密的保护,免疫,保温等功能,也可以通过排汗降低体温,排出毒素,可以决定什么可以吸收什么需要隔离,在自然环境中维护人体的生理机能。


而在人格与心智层面上,每个人同样存在着一种“心理皮肤”,它的功能与我们生理皮肤类似,都是自身边界的形状:自我在这里结束,环境和他人从这里开始。


心理皮肤会为我们界定自我和他人的边界——心智层面的感受,想法,需要,权利以及责任,哪些是自己的,哪些是别人的;

同时,它也能根据我们自身的意愿决定哪些经验可以进入我们的内心,对我们造成影响,哪些却不能。

一个人心理皮肤的健全完整在ta的人际关系,内在感受,生活状态中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它的缺失或损害也都会或多或少造成我们的心理困扰和人际困境。 


——心理皮肤是怎样形成的?


正如生理皮肤的形成会经历一个生长发育的过程,心理皮肤对于人格来说也不是天生就具有的。
 

根据临床的婴儿观察以及精神分析客体关系的理论,一个人人格结构的产生和巩固主要取决于早年婴幼儿期与照料者的互动,其中也包括自我意识的产生分化与心理边界的形成。 
一开始婴儿没有自我意识和心理边界,ta在心智上与母亲融为一体,处于融合共生的状态,ta的感受和需要就是妈妈的感受和需要,我的就是你的,不分彼此,也无需语言的沟通。 


此时一个足够敏感专注于孩子的母亲,也会和婴儿保持着一种母子连心的“母爱灌注”的状态,她会及时响应孩子,理解ta的感受和需求,使婴儿在最初的心智体验里建立了基本的安全感;同时,面对婴儿有些破坏性的“攻击”,母亲的耐心与接纳使得母婴关系具有了“抱持性”的特点,母亲不会因为自己的烦躁和愤怒反过来攻击惩罚孩子,让孩子觉得自己的“攻击”可以摧毁母亲对自己的爱,从而失去唯一的爱的客体。

母亲对攻击的接纳与理解也让婴儿体验到自己的攻击冲动没有那么可怕,有足够安全稳定的关系可以承接这一切;这种关系和客体的“幸存”,也使婴儿感知到母亲不但是稳固的,而且是独立于自己、与自己不一样的人,不是自己的一部分,也不是自己想毁灭就会自动消失的。同时自己也不是全能的,这个世界并不是自己意愿的延伸。

这个经验的过程慢慢使婴儿在心理上与母亲逐渐分化为两个人,各自独立,也是在人格上心理皮肤与边界的形成。


随着语言的出现和发展,婴幼儿开始理解和使用“我”和“不”这两个重要的表达,自我意识,自我诉求在使用“我”这个主语前提下才会更加稳固和清晰;而对别人说“不”,也是建立在自己的立场意愿的前提下,表明自己与他人的区别和不同


 心理学博士.三藐 
——心理边界受损有哪些表现?


当然,如果一个人在心理分化独立的过程中受阻,经历了一些不够理想的养育环境,对于心理边界的形成会造成潜移默化的影响。

也许这种影响不仅会表现为常见的难以拒绝他人过分的要求,无法表达愤怒;也会体现在自己的情感和需求无法与他人划清界限,过度承担,内疚自责,不能明确和坚持自己的需要。

因为心理皮肤并不只是一个静态的,思维情感上的边界,也是一种体现在行为选择,人际互动中的综合模式;对内对外,在想法,情感和行为多方面时刻发挥着作用,它既需要清晰度和强度,也需要通透与弹性,在不同情境不同关系中有不同的表现。


以前我们会说,性格决定命运。现在才明白,其实性格决定身体,身体决定命运。不久前的热播剧《小欢喜》里,性格平和、气质温婉的刘静,最后却得了癌症。


很多人就不懂了,以前说脾气不好的人容易得病,怎么好脾气的人,也得癌症?其实,脾气并没有好不好一说,只有健不健康的区别。


有一种性格,就是“癌症性格”而这种性格,来自日积月累的情绪习惯。


你是癌症性格吗?


身体是情绪的容器,你所有囤积着没有发泄出来的情绪,最终都会变成扎向自己的刺。
一般来说,癌症性格有这几个特点:



1.性格内向,表面逆来顺受、毫无怨言,内心却不乏怨气、痛苦挣扎;

2.好生闷气,不爱宣泄;

3.表面处处以牺牲自己来为别人打算,但内心却极不情愿;

4.缺乏自信,对任何事情都不抱希望,自己感觉对所有的事物都无能为力;

5.害怕竞争,逃避现实,经常以表面的姑息、容忍来达到心理平衡。


这样的人看起来脾气很好,包容万物,唯独对自己下狠手。什么都闷着,像一个气球,生一次闷气里面就多一根针,气球总有爆炸的一天。


而在这之前,你的身体会有各个部位的细节征兆告诉你,它承受了多少情绪压力。


比如:肚子里的脂肪心浮气躁的集合器,也有我们承接了父辈们的情绪;


腰痛是我已经付出这么多的愤怒,也有对两性关系的恐惧;


膝盖痛是对伴侣的生气,也有找不到方向感的焦虑;很容易感冒是因为不想哭出来,也有身体想要告诉你信息


生理期的各种不适是内在小孩在伤心,也有对女性能量的排斥;肩膀僵硬是对自由的渴望,也有想要拥抱又害怕拒绝的恐惧;


便秘是总想拖延的后遗症,也有遗忘了未竟之事的秘密;皮肤长各种痘痘或是过敏大部分是对自己挑剔,过于保护自己。


那些交替重现的焦虑、不安、愤怒、恐惧、羞辱感和抑郁,渐渐成为你生活的阴影,甩都甩不掉。


从失眠、消化不良、过敏、早衰开始,你的身体会被积压不发的情绪慢慢拖垮,直到大的病痛突然到来。



02

“现代社会中的边界”


"让我们近一点吧,因为我们都互相需要,但也不要太近,不要近得分不清哪个是你,哪个是我;或者我们互相离远一点吧,但是不要远得在我们彼此需要爱的时候,听不到对方的声音。"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自斩断脐带之后,个体与个体之间就有了截然的界限;同时,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每个人都通过不同的方式来寻求与他人的连接。这种分离与连接感相互交织碰撞,构成了心理学中所说的“自我边界”。 


建立自我边界但也不要越过对方的边界,有各自的空间,并不是说两人就完全陌生,有健康完善的自我边界更能拉近彼此关系。尊重对方,让对方成为自己。安排好自己的生活,让自己也成为自己。不代替,不越界。 


世界上最好的改变别人的方法,其实就是通过自己的接纳,让对方真正的做自己。 


世界上最好的关系,其实就是尊重彼此的边界,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空间。说到底呢,只有三件事情,老天的事情,管不着,别的事情,管不了,自己的事情,管好就不错了。 自我边界清楚的人,并不意味着他不需要别人。  


也就是说,他并非在任何情形下都自己承担一切,拒绝别人在情感上和行动上的支持。自我边界清楚意味着,一个人与他人接近,但没有近到他失去自己的程度,也没有近到把别人当成了自己的一部分的程度,他还是他,别人还是别人;与此同时,他也不会离别人太远,不会远到丧失爱自己想爱的人的能力和可能性,在他真正需要的时候,他会从别人那里获得不虚假的安全感与温情。     


即使在夫妻之间、父母与儿女之间、朋友之间,每个人也都应该有清楚的自我边界。那种消弭了自我边界的情感,迟早会对身处这种情感关系中的每一个人造成伤害。


也许有人会说,在这样亲密的关系中把边界线弄得那么清楚,会不会使关系变得很冷漠?回答是不会。因为自我边界清楚,并不意味着没有情感。而且,两个都有着清楚的自我界限的人之间的情感交流,才是最深厚、最真实和最有价值的。 


举几个例子:本来要结婚的伴侣,最后女方受不了对方毫无边界感的讨伐:“你应该和我共享你的朋友、圈子、心情及所有的通讯信息。”


一对中年夫妇:“我们结婚了,你就有义务把每月的工资卡给我。你有权利记住我的生日,并需要诚意的生日礼物。你还需要帮助我解决,任何我解决不了的事情。还有作者或艺人,习惯通过公共平台,分享自己婚姻里最私人的情感……。” 


把对方当成自己。所有以爱的名义试图占有、控制、羁绊,更容易让人失去自由。也容易让人在自我边界的意识里模糊不清,最终失去自我。  


自我边界意识模糊的人,除却精神和人格的不成熟之外,最重要的是,暴露出了自我的不懂节制,及盲从的控制欲,这种欲望就像燃烧的火焰,因为自身的放纵、不懂克制,很容易对自己和他人造成伤害。 


很多时候,我们以为与人的关系过于随意和熟悉,不分你我与彼此,是真正的亲密。事实上,它很容易给一段好的关系造成新的矛盾。


比如:父母可以随意偷翻孩子的日记,成年后,又以为孩子好为由,干涉其婚姻;朋友之间,以为情感很熟,就可说话肆无忌惮,口不遮言;夫妻之间以为结婚了,就可以随意无间。 


最好的关系、最为妥帖的情感,在于彼此间可以亲密,不要无间;可以留有距离给予扶持,而不是毫无边界的取暖。世间所有珍贵、值得敬重的情感,在于各自看似分开,却能时刻感应对方的存在与需要。 知见可以永无边界,但关系需要有所边界。一个边界意识薄弱或总是模糊不清的人 ,很难相信他身上有某种坚如磐石般的内核存在。 


《大学》说:“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道德经》云:“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在我看来,这里的“知止”就是边界,立场,原则,也是“归属”


长久以来,我们强调集体主义的文化传统和人情社会的现实,容易让我们的家庭关系和社会关系处于边界模糊的状态里。

历史上人口密集的需要治水的农业文明,需要大规模人力协作和有效的社会管理,在这种生存环境和生产方式背景的基础上,建立起家国同构,以家族群体为基本单位的社会关系模式,并努力实现文化伦理和生活观念的统一:


所有的个体都会被一套共同的价值体系所定义规范,“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这种大一统的生活方式决定了独立的个体是不必要的,甚至是危险的。 
人的意义与价值只取决于ta是否很好的履行了文化赋予ta的身份角色,与其他人的期待保持一致。 
在前现代社会的历史中,这种传统的模式也确实发挥了重要作用。


不过回到我们现今的生活,当你用时间刻度标明你一天或一周的工作安排,你区分了协作中你与他人在时刻上的不同位置与边界;

当你在订单和登记表上填写你居住或工作的地址,你也在空间维度上精确定位了你独一无二的地理位置;当你签署合同,承诺并履行甲方或乙方的权利和责任时,你也在法律和利益的层面上与合作方界定身份,划清责权的边界。


在高速发展的现代社会,我们的生活方式工作方式会要求每一个人都要独立清晰的界定自己的身份,提出自己的诉求,坚持自身的立场并承担个体的责任。


而这些的前提,是要求每一个个体都可以在心智上清楚自己是谁,自己要成为什么角色,自己与他人的界限在哪,自己要为哪些选择判断和行为负起责任。

自己是谁并没有单一的标准答案,你需要在多元化的环境中自己探索和创造,家人和权威并不能定义你全部身份和价值。

这一基本的现实会与我们的传统文化,传统伦理产生矛盾和冲突,也是个体产生严重适应不良的重要环境因素。


心理边界的侵入与损害:

生活中心理边界被侵入损害的形式多种多样,有的直接粗暴,有的隐秘难以察觉。它对我们的情绪体验,行为观念等方面也会造成不同程度的伤害。

以下从方式,感受和动因三个方面进行梳理:


1.侵入的方式:突破与混淆;转移和绑架


一个人会对自己的所有物,生活空间,时间,管理的事情,拥有的权利有一种自然的支配权,这种自主的支配也是生活中安全感,掌控感的重要来源。

当你的东西不经允许被他人使用;你的房间无法锁门或被监控;你的时间安排不由你说了算;你的日记和隐私被人偷看;或是你自己的重大决定却由别人操控与决断,这种状态就是对你边界直接粗暴的侵入。

当然,很多事情如果掺杂了情感的理由,会让这种侵入变得难以识别和拒绝,最常见的例子就是以“为你好我才xxx”,“因为你我才xxx”为由混淆自我和他人的心理边界。


父母“以爱之名”做出孩子并不领情的付出;夫妻“为了孩子”彼此折磨不能离婚,貌似把自己选择和行为的动机归因到孩子身上,实则不能如实的看待自己真实的需要,不能真正面对自己内心的脆弱。

对于并不需要为此承担责任的孩子而言,这种混淆和情感裹挟也是一种伤害,会让ta觉得是自己的原因导致了父母的行为,从而感到焦虑自责和恐惧。


人际边界的混淆也会体现在责任,义务的转移和道德绑架上。一些人会不自觉的认为别人在感受,想法和行为上应该与他们是一致的。


他们会用传统,观念,道德上的一些准则单方面的界定你的立场,例如“不转就不是中国人”“是男人就该xxx”等等。

这种思维认知忽视了人之间的差异性和个人的主体性,以为别人的立场和动机可以由自己评判和决定,替别人下结论。


同时,对人际边界缺乏尊重也会导致希望别人为自己的感受负责,把属于自己的责任义务以人情世故之名转嫁到他人身上。


如果别人不能揣测到自己不想说出的意图或感受,就会责怪他人不懂自己,没有“眼力价儿”;自己内心的痛苦也总是通过改变别人的方式进行化解。

这种混淆会把人际关系再次退回到母婴共生的融合状态,不分彼此,自己也像婴儿一样不能自主承担责任。


2.被侵入的感受: 愤怒,焦虑,自责,无力当一个人的心理边界被侵入时,ta自然的直观感受就是愤怒,这种愤怒面对的是一种被控制和剥夺的感觉,那个本应属于自己的空间和权利因为被占据而需要捍卫。

愤怒的力量可以让我们说不,拒绝或进行抗争。愤怒的情感本身不会伤害任何人,只有基于愤怒的行动才会伤人。


而当愤怒一再被压抑否认,它会慢慢转化为自责和焦虑:愤怒的攻击性无法自然直接的指向外部,就会内转为对自我的攻击,觉得都是自己不好,造成了目前的困境;当人长期无法体验到对外界明确的敌意时,这种连自己也感受不到的愤怒也会变成一种泛化的焦虑,整天惴惴不安又不知道具体担心什么。

此时对于心理边界是否被严重侵入自己也是缺乏觉察的,久而久之会经历到一种无力无能的感觉,甚至陷入抑郁。


3.无法划分维持边界的心理动因心理边界的划分与维持,核心因素在于要有一个清晰稳固的自我

自我是一个人重要的心理结构,它会持续的告诉我们“我是谁”、“我的感受是什么”、“我的想法是什么”、“我想要什么”,以及“哪些事哪些感受和想法是我的,哪些是别人的”。

这个过程伴随着自我觉察和体验,你对自己是否了解?是否关心?是否喜爱?你是否觉得安全?是否能够信任自己和他人?是否可以让自己满足?是否可以不控制别人也不被别人控制?

一个人对自己觉察了解定义得越多,ta自己的心理结构就越完善,与他人的边界就越立体越清晰。


当你发现自己很难划分且维持住心理和人际边界时,一个重要的因素可能就是你的“自我”还不够清晰稳固:也许在情感和需求上你很难独立支持自己,不敢有违他人的期待;也许从小到大,家人对待你的方式就是边界不清,充满侵入和控制的,这也让你缺乏自主的空间,只懂得顺从与控制。

而一个人的心理皮肤、人际边界也是与ta个人成长同步,当你足够安全,足够强大,足够独立的时候,你就可以用人际的协作与博弈取代控制与服从,也可以明确地告诉世界你是谁,你要去哪里,作为一个独一无二的个体你是多么的与众不同。


作者:三藐心理说
责任编辑:一只梨
三藐心理说

三藐心理说

喜欢作者,赞赏支持
举报
10积分解锁阅读
加入鲸选会员免积分阅读
打开壹心理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壹心理-2000万用户选择的全生态心理学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