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
App查看
App查看
App查看
App查看

关于焦虑的背后,你想知道的大部分事情

data.name
优质答主认证作家
作者:脑友记BrainUp
来源:微信公众号:脑友记BrainUp(ID:naoyouji-BrainUp)


回想一下你感到非常焦虑的时候,什么让你有这种感觉?也许是一次重要的考试快要到来时,也许是你必须和一个对你很重要的人进行一次严肃的谈话,也许是在当你不得不在下着暴雨的夜间开车时。那种焦虑在你的身体里感觉如何?你的心开始狂跳了吗?你开始出汗了吗?焦虑不仅仅发生在你的脑海中——它是全身的反应。那么这一切是如何运作的呢?


焦虑通常是一种恐惧或担心。你害怕会发生什么事情,还不确定是它否会发生,或者是对某种结果有过高的期望,让你无法停止思考它。


焦虑的时候人们收到最多的安慰无异于:“你不要那么焦虑”,“焦虑不好”,“少焦虑一些”。可这种安慰真的无济于事,听起来就像是试图对某人说“为什么你的高血压还没有降”,或者“为什么你的的异常细胞没有减少?”。


对有些人来说,易于焦虑实际上是基因决定的。而除了基因外,环境中一些让你总是保持警觉的东西也会引起焦虑。很多时候你不能改变你所处的环境,更不能改变你的基因,就像摆脱不了高血压和异常细胞一样摆脱焦虑。



焦虑是所有人都会经历的一种正常情绪,就像快乐、悲伤和愤怒一样。所有的情感的产生都有其原因,从进化的角度来解释会显得更有说服力。


例如,快乐与亲情将家庭联系在一起,以建立更牢固的支持纽带。而焦虑的存在是为了让我们活着,同恐惧一样,它是我们对威胁的响应系统的一部分。想象一下几千年前人类还在原始社会的时候,你外出为了寻找浆果时,茂密的草丛中传来沙沙声。这时你就需要一个系统来帮助你区分这只是微风的声音,还是野兽在暗中徘徊。


今天,我们不再需要对付野兽了,但我们仍然面临威胁。焦虑帮助我们预测它们并做出反应。那么焦虑时我们的大脑里发生了什么?大脑里有两个主要部分与焦虑有关:边缘系统和大脑皮层


焦虑的生理机制


边缘系统是一个古老的情感系统,在进化的早期形成。它让我们做好与老虎搏斗的准备。边缘系统与我们的情绪和行为有关,尤其是当情绪或行为反应必须在做出推理和判断前迅速发生,以保证我们能继续活下去时。比如我们的战斗、逃跑或害怕的反应一样——这既是我们对潜在威胁做出的心理反应,也是身体反应。


然后是大脑皮层,我们大脑中一些更复杂的部分。当我们思考如何推理或如何计划,我们的判断和动机来自哪里时,需要用到它。当你走在一条黑暗的小巷中,看到有人朝你走来时,你的杏仁核可能是第一个开始强烈反应的东西。杏仁核是边缘系统中的一个杏仁状的区域,它是我们大脑中主要的处理恐惧的部位。


当你看到这个人向你走来时,杏仁核被激活,你的大脑会认为这是恐惧。你的杏仁核将开始向你大脑包括下丘脑的其他部分发送信号,下丘脑将该信号传递给身体的其他部位。最终战斗、逃跑或者被吓呆的系统将被触发,这将让你的身体选择与这个人搏斗、或者逃离,或者只是站着不动。


你的血管会收缩,所以如果你被割伤或刺伤后并不会流太多血;你的消化系统会关闭,节省你的葡萄糖,这样你就有能量搏斗或逃跑了;你的肺和支气管会扩张,让尽可能多的氧气进入你的肌肉,好让你逃走;而且你的心率也会增加,这样你就可以将更多的血液泵入肌肉。所以你的边缘系统会通过战或逃系统对威胁立刻做出反应。与此同时,你的大脑皮层也在运用理性的部分试图弄清楚情况。


我以前见过这样的脸吗?是晚上吗?我们是否应该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有人曾在这种情况下伤害过我们?



你有两个不同的系统同时运行。你的焦虑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两个系统如何协同工作


如果你没有收到来自大脑皮层的推理,而让杏仁核占了上风,你会感到非常害怕。有的人会对坐飞机感到非常焦虑。他们一订票就紧张,并且明知道这不合理,知道飞机从天上掉下来的几率是极小的,但也无法停止担心。我的皮层和边缘系统处于对峙状态——但最终最终皮层会更胜一筹,他们还是会登上那架飞机。这件事可能还没有严重到扰乱生活的地步,但对某些人来说,焦虑可能是破坏性的。他们经历了持续的焦虑,这妨碍了他们的日常生活或人际关系。那时它就变成了焦虑症


焦虑症有很多种,但广泛性焦虑障碍是最常见的一种。它的症状可能非常令人不快和具有破坏性。有的患者会感到焦躁不安或情绪低落,他们可能会感到很累,很难集中注意力,就像有什么事情困扰着一样。这类人群通常也会有睡眠障碍。这可能会导致患者丧失行为能力。研究人员对患有焦虑症的人进行了研究,发现他们大脑部分的结构和功能存在一些具体差异。


我们的大脑有数十亿个相互连接的神经元,就像计算机的主板一样非常复杂。连接的神经元网络被称为回路。这些回路触发的次数越多,它们再次被触发的可能性就越大。将这些路径视为草地里被人踩出来的小道,人们走这条路径的次数越多,这条路就会变得越明朗,走起来也就越容易。当人们一直走一条路径时,其他路径上的草会变得茂密从而难以通行。同样的,我们的大脑不断变化并适应我们接收到的信号,这被称为神经可塑性


杏仁核到下丘脑或杏仁核到前额叶皮层是一条神经回路,每次你以某种方式做出反应时,这条回路都会一次又一次地得到加强。


在患有广泛性焦虑症的人的大脑中,杏仁核变得反应过度。它甚至可能发出误报。随着时间的推移,焦虑会导致大脑发生变化,从本质上加强与焦虑有关的区域。这会成为一个反馈回路,让大脑结构和功能发生永久性变化。所以试图改变这种变化是很难的,你必须努力打破这个反馈回路。


打破那面墙


但庆幸的是我们的大脑具有惊人的改变能力。举一个人们怎么处理飞行焦虑的例子。如果在飞行过程中每次有颠簸的时候,乘务人员都会准确地解释发生了什么。当飞行结束时,对飞行感到焦虑的让就能真正了解自己恐惧的事背后的真相。在那之后,每次开始对飞行感到焦虑时都会提醒自己那段对话,一次又一次地想起那次谈话后,会有一天登上飞机时不必记住那次谈话就可以安心飞行。


因为人们创造了新的神经回路。


应对焦虑,意味着理解它、接受它并寻求改变的方法的确,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容易患焦虑症,这是复杂的生物系统在起作用。有研究表明小时候发生的事情会影响我们成年后的健康。研究人员已经确定了不良童年经历与此后生活中产生的精神疾病、心脏病和糖尿病等问题密切相关。童年留下的那些阴影会不断地激活杏仁核回路,随着时间的推移,破坏大脑结构和其他器官系统的发育。


▎如何打破那面墙


干预的方法是什么?治疗焦虑症的第一步是得到诊断。一种对焦虑症非常有效的谈话疗法是 CBT,或叫做认知行为疗法。CBT帮助你学会抑制战或逃反应。药物也非常有用。一些药物有助于改变大脑中神经元的放电方式,试图改变这个神经过程中的一些化学物质,向杏仁核发出信号。


基本的健康因素也起作用:良好的营养、充足的睡眠和锻炼。许多人发现冥想也很有帮助。冥想会抑制战或逃系统,并促进交替的放松反应,减慢心率和呼吸。


但获得心理健康护理可能非常困难,很难找到接诊病人的治疗师,如果你真的找到了,费用可能会高得令人望而却步。如果你了解了寻找治疗途径的缺乏和人们对精神疾病的污名化的事实,你便可以理解为什么患者没有得到他们需要的帮助。


这样的现状必须改变。但在此之前,人们将继续受苦。


参考资料:https://www.ted.com/podcasts/body-stuff-whats-normal-anxiety-and-whats-an-anxiety-disorder-transcript


作者简介: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脑友记BrainUp(ID:naoyouji-BrainUp),聚焦脑科技前沿,创脑机接口未来。


打开壹心理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壹心理-2000万用户选择的全生态心理学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