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
App查看
App查看
App查看
App查看

当孩子焦虑,父母如何有效的安抚孩子

data.name

李增芬 215人咨询

心理学硕士/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在一个孩子成长的过程中,会遇到许许多多让他们感觉到焦虑的事情。


“考试考得不好怎么办?”


“同学要是不喜欢我怎么办?”


“妈妈突然不见了怎么办?”


面临孩子突如其来的焦虑,很多父母都感觉手足无措,我们究竟要怎样做才能更好的帮助到孩子,让他们内心有足够的力量去应对不确定、分离、人际压力、考试压力等带来的焦虑情绪呢?


01

接纳孩子当前的状态,

为焦虑找到一个安放的空间


我还清楚的记得,读小学一年级时,我感觉学习特别吃力,每天有做不完的作业,做得又不好,焦虑萦绕在心里。


有一天放学回家,我终于鼓足勇气对妈妈说,妈妈,我不想读书了。


妈妈问我为什么,我回答说就是不想读了。


妈妈听了之后,很久没说话,我只看到她眼睛里有泪花。


一长段的静默之后,她说了一句:不读就不读了。


我本以为妈妈会勃然大怒,给我讲各种道理,他们养我不容易、读书很重要之类的话,但是她没有。这让我感觉到惊喜。


顿时,我轻松了下来,晚上睡了一个美美的觉。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才意识到上学的事,然后早早的去了学校还偷偷的补上了作业。


现在的我看来,当儿时的我被学习这件事困扰而焦躁不安时,是妈妈接纳了我这种情绪,她没有批评没有指责也没有要求我,她平常化的处理方式,给了我一个很好的情绪出口。


当一个孩子呈现出当下的状态,并不代表他会一直处于这种状态中。如果父母能够做一个很好的容器,不被孩子的情绪所左右,暂时装下他此时此刻的焦虑、恐惧、不安,也就给了他一个清晰的讯号,让他感觉有这些情绪是很正常的,爸爸妈妈看见了。


这是一种对孩子情绪的尊重和理解。


试想,如果当时妈妈对我愤怒相向,并逼着我写作业,再威胁我不去上学就别在这个家呆,我可能和学习的关系会变得很糟糕,心中的委屈会积压得越来越多。


其实,当一个孩子对父母表达焦虑时,其实是他遇到了难以应对的困难,他无法应对不确定性带来的失控感觉,他害怕被抛弃,没有足够的安全感,此时的他,需要的是父母的理解和支持。


这时的父母,需要给到孩子坚定的力量。


02

给孩子足够的安全感和信任

让孩子形成自我安抚的“内在声音”


常见的现象是,一个孩子在睡前常会吵闹不安,不敢一个人睡觉,怕黑怕鬼,甚至晚上被噩梦吓醒。


如果一个孩子表达他的恐惧和焦虑,我们却对孩子说,不要害怕,没事,没什么害怕的,其实是否定了孩子的感觉。


父母讲的也许是事实,但是孩子不一定能理解现实和他想象的区别,因为对于他来说,他就是害怕,他就是焦虑,那种感受是真实存在的。


如果父母还想试着和他讲,那些事不可能发生,想给他确定的结果,那孩子也不会相信,他还会一遍遍的害怕和担心,他的感受并没有得到理解。他正在真切的经历着一些事情,无法通过父母简单粗暴的讲道理而终止。


所以,我们给孩子的安全感,是要理解和共情到孩子的感受,不讲道理,不评价,给予孩子充分的信任,相信他所呈现出的状态是真实的。


每一次的焦虑和不安都被接纳和看见了,孩子的安全感才能真实的建立。


有一位妈妈说,当她的女儿晚上睡不着觉感觉害怕的时候,会跑过来告诉她,她会抱抱女儿,对她说:妈妈很开心,你不但发现了自己在害怕,而且还跑来告诉妈妈,这样做特别好。而后不到五分钟女儿就睡着了。


当父母情绪稳定,内心安定的应对孩子的情绪,就是给了孩子一种内在安抚的声音,告诉孩子:尽管你也说不清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感觉,但你可以有这样的感觉。


孩子能从这样的妈妈身上获得力量,会感觉到她是被爱的,被看见的,她的情绪是可以表达的。


当一个孩子长期在这样的关系模式里成长,她就会渐渐发展出自我安抚的力量。


当我考试考得不理想时,没有关系,我可以去找找问题在哪里,在什么地方可以多努力。


对于即将来的考试有点焦虑,很正常,因为我也不确定自己是否可以做得很好,但我会尽力而为。


当妈妈接我迟到时,我并不害怕妈妈会不来接我,可能只是堵车了。


当我即将就读新的学校,认识新的同学,可能有人不喜欢我,也会有人喜欢我,但都挺好的,我可以选择我喜欢的同学做朋友。


美国临床心理学家劳伦斯.科恩说,我们平时对待孩子的方式,决定了他的“内在声音”,也就是他看待自己的方式。孩子把从外界听到的声音渐渐“内化”到自己心里,然后在相应的情景下反馈出来,变成对自己说的话。


而我们父母,就是在和孩子对话的过程中,引导着他应对焦虑的方向。


03

当孩子因焦虑逃避或呆住时,

我们需要小心谨慎引导他,让他摆脱出来


孩子需要发展出辨别情绪的能力和管理好自己情绪的能力。


当危险来的时候,他能够通过自己的情绪反应保护好自己,当处在安全环境里时,也不必过度反应造成损伤。


孩子说:“妈妈,我害怕你死掉,你会不会真的死了?(你需要进一步的去了解,孩子现在正在经历的事情,不要急于和孩子辩护)


妈妈说:“宝贝,我感觉到你现在很害怕,对吗?是什么让你想起这件事了呢?


孩子突然就大哭起来了。


这时你可以抱抱孩子,告诉他无论发生什么,妈妈都会在这里陪着你。


等孩子哭完之后,说:“昨天有个同学的妈妈生病住院了,我害怕你也生病,妈妈你说,我会不会永远都看不见你啊?


妈妈说:“妈妈现在没有不舒服,也不会去医院,每天都加强身体锻炼,希望以后也健康一点,可以吗?我很高兴,你把这件事告诉我,这对我很重要。


孩子说:“可是,我还是害怕你死掉!


妈妈说:“嗯,好吧,那妈妈陪着你,每天这时候我们都有30分钟的时间来感受你的害怕,来看看,你担心的事情有没有发生,好吗?


在引导的过程中,需要完全尊重孩子情绪的表达,帮助他识别感受以及对自己感受的接纳。


在平静沟通的过程中去梳理孩子的情绪,以和孩子游戏的方式来释放他的焦虑,都是不错的选择。


我们无法消除孩子成长路上所有的焦虑,但我们可以帮助孩子建立一种安全的亲子关系,透过对孩子焦虑的共情、接纳,加强对孩子的信任,去引导孩子更好的面对焦虑。


最终,我们需要学会信任孩子强大而坚韧的生命力,信任亲子关系里蕴含的积极力量,给孩子提供源源不断的爱的滋养,这样,我们再也不必因为孩子的焦虑而踌躇徘徊。


因为你的孩子已有处理焦虑的能力。



文:李增芬  (心理学硕士,心理咨询师一枚,80后,爱生活,喜体验;分享心情,传递温暖;世俗行人,终会相遇,遇见真实的自己。微信公众号:Fenny情感馆(lizengfen-11))
责任编辑:殷水
李增芬

李增芬

喜欢作者,赞赏支持
1人支持
  • 问答小助手
打开壹心理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壹心理-2000万用户选择的全生态心理学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