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
App查看
App查看
App查看
App查看

正念养育的好处

data.name
认证作家
作者:刘竹
来源公众号:正念研习(ID:zhengnianyanxi)


正念养育(mindful parenting)是一种养育方式,最早由Kabat-ZinnKabat-Zinn1997提出,以活在当下、对孩子进行非评判的注意为特征。


具体而言,正念养育包含五个维度Duncan et al., 2009,分别是全神贯注地倾听孩子(即,在亲子互动中投入当下,对孩子保持完全关注),自我调节(在亲子互动中,父母能调控自身情绪和行为),觉察孩子的情绪(注意到并正确辨识孩子的情绪),对孩子抱有同情(compassion)的态度(即,善意、敏感、有回应),和对养育功能不评判的接纳(即,接纳自己作为父母的表现和面临的挑战)。这一概念既被视为一种特质,也被视为一种可改变的状态,涌现出旨在培育正念养育能力的干预项目。

 


研究者首要关切的问题是,父母的正念养育在何种程度上可以促进青少年的发展、改善青少年的心理病理进程。


MoreiraCanavarro2020)的研究,旨在探索父母的正念养育水平如何影响青少年的情绪调节困难。过往研究表明,家庭在青少年情绪调节能力的养成中起到重要作用Rutherford et al., 2015),由于正念养育格外强调父母对孩子的完全关注,调节自身情绪,接纳自身错误,可以预期正念养育有助于培养青少年的情绪调节能力。


该研究纳入了375对母亲-青少年,请母亲填写正念养育问卷,请青少年填写自我同情问卷、回避与认知融合问卷青少年版、情绪调节困难量表。随后建立结构方程模型,发现,正念养育中对孩子的同情、全神贯注的倾听、对养育功能不评判的接纳,与青少年情绪调节困难显著相关。研究者认为这表明正念养育可以通过提升青少年自我同情和心理灵活性,促进青少年情绪调节能力发展。


既然正念养育与青少年情绪调节能力如此相关,那么,具备什么特质的父母更有可能做出正念养育行为呢?


Parent,Dale, McKee, Sullivan等人(2020)指出,应采用纵向面板设计(longitudinal panel design),检验养育者的特质正念注意(dispositional mindful attention)水平与正念养育行为、孩子的发展后果之间的关系。研究共招募了564位3-17岁孩子的家长,在基线、两周后、四个月后、八个月后、一年后填写问卷,问卷包涵盖正念注意与觉察量表,正念养育量表,养育行为多维评估量表,以及一系列测量儿童内化与外化障碍的问卷包。经过复杂的建模,研究者发现,养育者在前测的特质正念注意越高,一年后孩子的心理病理水平越低,而这是通过4个月时养育者在亲子互动中更高水平的觉察实现的,其消极养育行为也有明显降低(例如喊叫、侵入式管教、前后不一致等),但积极养育行为和孩子的心理病理水平无明显关系。


此外,养育者的性别、孩子的年龄段对正念养育与相关变量关系强度没有明显影响。研究者认为,这说明父母的特质正念是家庭生态系统中的积极因素,可通过促进正念养育、改善亲子互动,进而改善孩子的心理病理水平。



最后,正念养育对父母有没有独特的益处呢?


Singh,Lancioni, Medvedev, Hwang与Myers(2020)的这篇文章采取成分分析(component analysis)、临床干预和纵向追踪方法,试图拆解基于正念的积极行为支持(Mindfulness-Based Positive Behavior Support ,MBPBS)干预项目的疗效成分。


共有195位自闭症患儿的母亲进入研究,被随机分为三组,接受持续三天的全套MBPBS干预(介绍正念,练习冥想,介绍积极行为支持技术)、或持续三天的MB干预(只介绍正念,练习冥想)、或持续三天的PBS干预(只介绍积极行为支持技术,即一种改变孩子行为的技术)。接受干预后,来访者被要求连续30周持续使用学到的技巧,在这30周结束后的每年进行追踪测量,持续三年。测量内容包括训练出勤、冥想时长、主观压力(The Perceived Stress Scale, PSS),由母亲采用手机APP实时记录孩子的攻击行为、破坏行为(disruptive behavior)、顺从母亲要求的行为,还有另一位家庭成员担当协同观察者,计算观察者一致性。


结果表明,在改善母亲的主观压力上,MBPBS组效果好于MB组,而PBS组几乎无效。在改善孩子的攻击行为、破坏行为、顺从母亲要求的行为上,三种疗法仍表现出类似模式,MBPBS组效果好于MB组和PBS组加起来的效果,这表明正念和积极行为支持技术可以形成有机结合。并且母亲的冥想时长和孩子攻击行为负相关,控制时间和干预组别后,冥想练习仍表现出降低孩子攻击行为、破坏行为、增进服从的效果。


研究者认为这表明传统的PBS难以改善患儿母亲面临的耗竭和压力,而新加入的正念元素可以为母亲提供应对压力的新策略,患儿的行为也更可能往积极方向改变,且冥想练习可能是让MBPBS与MB效果好于PBS的关键要素。


上述研究取得了一定进展,也暴露出正念养育领域可能存在如下局限。首先,研究人群各有局限(自闭症患儿母亲,自我报告有育儿困难的母亲,受教育程度较高的白人家长……等等)。其次,大部分研究仍以横断设计、自我报告为主,如最后一篇文献所说,父母回顾自身养育行为时可能有偏差,甚至越正念的父母越能意识到自己的局限、养育得分可能反而更低;且父母评定孩子行为时也可能有偏差。


因此,未来研究也许可以在如下方面做出改进:首先,开发针对正念养育的客观观察与编码手册,进行客观观察研究。其次,可进行更多干预研究,尤其是拆解性的成分研究,以探索正念养育项目特殊的起效成分;还可进行纵向追踪测试,探索正念养育干预项目疗效的保持性。最后,在被试属性上,应设法纳入更多父亲,探索家长性别对正念养育水平、正念养育干预疗效有无影响;纳入更多非西方被试,探索中国文化是否影响正念养育的效果和起效路径。


主要参考文献:
Moreira, H., & Cristina Canavarro, M. (2020). Mindful parenting is associated with adolescents’ difficulties in emotion regulation through adolescents’ psychological inflexibility and self-compassion. Journal of Youth and Adolescence, 49(1), 192-211. doi:10.1007/s10964-019-01133-9Parent, J., Dale, C. F., McKee, L. G., & Sullivan, A. D. W. (2020). The longitudinal influence of caregiver dispositional mindful attention on mindful parenting, parenting practices, and youth psychopathology.Mindfulness, doi:10.1007/s12671-020-01536-xSingh, N. N., Lancioni, G. E., Medvedev, O. N., Hwang, Y., & Myers, R. E. (2020). A component analysis of the mindfulness-based positive behavior support (MBPBS) program for mindful parenting by mothers of children with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Mindfulness. doi:10.1007/s12671-020-01376-9

作者:刘竹。来源公众号:正念研习(ID:zhengnianyanxi),北京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刘兴华课题组出品,发布正念科普文章、最新研究速递、相关活动信息,并提供练习答疑等自助服务。关注正念研习,开始您的正念之旅吧!

排版:小鲸鱼 郭锅锅锅

打开壹心理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壹心理-2000万用户选择的全生态心理学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