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
App查看
App查看
App查看
App查看

《少年的你》获奥斯卡提名!霸凌受害者为何选择沉默?

data.name
认证作家
文:译言
来源:译言(ID:yeeyancom)
原文标题:

电影《少年的你》提名第93届奥斯卡最佳国际影片奖,在感到惊喜的同时,很多人的脑海里也重新回忆起这个关于成长、霸凌还有陪伴的故事。影片里反映的校园霸凌问题,并没有随着电影的结束而永远消失,现实中,欺凌问题层出不穷。


有网友曾评论:“愿每一个陈念,身边都有陪伴一个小北。”校园霸凌受害者不仅需要朋友,还需要家人、法律法规、学校、社会等。从了解受害者为何沉默为始,或许我们能更好地治愈他们和自己。


01

校园暴力和欺凌问题现状


人权观察组织在首个反对校园暴力和欺凌(包括网络欺凌)国际日(2020年11月第一个星期四)表示,各国政府应加大力度,确保学生在学校和网络空间的安全。一些政府尚未禁止体罚,还有一些政府在打击校园性暴力、欺凌和网络暴力方面缺乏行动力。


大多数国家的学生都遭受过暴力、欺凌和歧视。根据联合国机构的数据,每年有超过2.46亿学生在学校或学校附近遭受性别暴力,1/3的学生遭受过欺凌和身体暴力行为,1/2的青少年揭露了来自学校同龄人的暴力对待。人权观察组织的儿童权利高级研究员埃琳·马丁内斯说道:“许多国家的学生在学校遭受了可怕的、可能会影响一生的暴力行为,这实在是骇人听闻。性暴力和身体暴力等问题损害了学生的尊严、身体自主权、在校学习能力和安全感。”


人权观察组织对超过15个国家的教育问题进行研究,发现儿童和青少年经历了各种形式的校园性别暴力。学生经常报告体罚、性剥削、虐待、骚扰、身体暴力和欺凌。教师、学校领导以及其他学生通常应对这些虐待行为负有责任。女孩、残疾儿童、难民儿童以及LGBT学生通常遭遇更高频率的暴力和欺凌。


长期以来,普遍存在的歧视导致受害者保持沉默而施暴方免于责罚,因此儿童遭受的暴力行为往往很少被注意到。许多国家的LGBT学生面临欺凌、歧视和暴力,但他们经常被排除在反欺凌政策或遏制校园暴力的措施之外。涉及学校经历的网络性别暴力对孩子的影响越来越大。由于新冠疫情,学校停课,学生上网时间增加,这一问题越发令人担忧。


人权观察组织认为,一些国家缺乏明确的、有约束力的政策,学校缺乏保护学生的规定以及针对性的保护措施。在许多国家,学生没有接受适当全面的性教育,这一重要课程本应该为学生和教师讨论性别暴力提供切入点,让教师能够以适宜的方式进行敏感或有难度的对话,并让学生学会报告虐待或伤害行为。学校往往也缺乏受过儿童保护培训的辅导员和教师。


最糟糕的是,学校工作人员没有保护孩子的隐私或遵守保密约定,这使孩子们暴露于耻辱、羞辱和报复情况下。即使儿童举报了虐待行为,学校工作人员也不一定认真地对待指控、展开调查、或将案件提交给有关当局。


02

受害者为何通常选择沉默?


欺凌往往令人恐惧和困惑,尤其是在欺凌伊始。正因如此,大多数青少年不知道如何处理这种情况,许多人会把霸凌事件藏在心里,试图独自弄清该怎么做。一份报告发现,64%的受欺凌学生从未告诉过任何人;即使受伤,40%的受欺凌学生仍然没有报告事件。以下是受害者保持沉默的原因。


耻辱感和难堪欺凌代表着影响力和控制力,被针对会让孩子感觉自己无能或是弱小,从而产生强烈的耻辱感和感到难堪。如果孩子因为本身很敏感的事情而被欺负,例如生理属性或对他们行为的指责,那么孩子通常会感到太难堪而不愿谈及。要谈论欺凌行为,就需要孩子向他人展示自己的“缺陷”。


对于某些孩子而言,将问题说出口比被欺负更糟。一项调查发现,有44%的学生认为自己被欺负的原因在于外貌,16%的学生认为原因在于种族,14%的学生认为原因是别人认为自己是同性恋,12%的学生感到贫穷让自己被孤立,还有7%的人认为自己是因为自身的残疾。这些情况都是孩子们很敏感并且不想和大人讨论的。


担心报复。孩子们通常认为举报欺凌行为不会有任何好处。他们不仅感到自己弱小,而且还担心举报只会使他们的生活变得更糟。被欺负的孩子中有40%表示,欺负他们的人通常体格比自己强壮,而56%的人则认为,欺负他们的人有能力影响其他学生对自己的看法。许多孩子宁愿尝试独自度过难关,也不愿冒险激化矛盾。有时他们甚至认为,如果保持沉默,欺凌行为最终会结束。


担心事情变得更糟。当家长发现孩子被欺负时,很自然地希望立即解决这件事。但是家长立马解决问题的倾向可能正是孩子犹豫是否让家长知晓的原因。孩子们可能会担心父母会当众大吵大闹。为了减轻孩子的潜在担忧,家长最好不要立即采取行动,相反,家长应集中精力,尝试让孩子参与制定解决欺凌行为的计划,询问他们想要如何处理以及他们希望家长做什么。


渴望被接受。一些孩子认为自己需要接受偶尔的欺凌才能找到归属,于是他们屈服于同龄人的暴力,并将接受欺凌作为维持社会地位的一种方式。受欺凌的孩子常常渴望得到他人的接纳,为了留在小团体中,他们可以容忍虚假的友谊和卑鄙的行为——特别是如果欺凌方的社会地位高于他们。


不被相信。很多时候,欺负者是老师和父母最不会怀疑的孩子——他们是那些受欢迎、在学校表现良好或在社区中很有社交影响力的孩子。因此,当这些孩子挑出一个经常遇到麻烦、看起来会编假话或有纪律问题的人时,被欺负的学生自然认为没有人会相信他们。他们可能会保持沉默,因为他们相信说出事实不会带来任何好处——没有人会相信他们胜过相信受青睐的学生。


担心被误以为是“爱打小报告的人”。大多数欺凌事件发生在没有大人的情境下,例如在楼梯、黑暗的走廊、浴室和更衣室中。为了获得帮助,被欺负的人要么需要告诉某人,要么希望一名旁观者举报该事件。因为没有人想被贴上告密者或搬弄是非者的标签,所以欺凌行为经常不为人知。只要存在这种不言而喻的保密守则,欺凌行为就会继续。比起忍受更多的虐待,欺凌受害者通常更害怕被称为搬弄是非者、巨婴、告密者,因此他们自己通常也会保持沉默。


自卑。孩子们非常容易意识到自己的缺点,如果有人发现孩子的缺点并用它来进行嘲讽,许多孩子会自动认为他们应该得到惩罚。当孩子过分批评自我或缺乏自尊时,他们可能陷入了欺负者的嘲笑陷阱并承受了恶劣对待。


无法识别欺凌。身体欺凌很容易识别,但诸如关系攻击之类的更细微的欺凌形式可能没有明确定义,也没有被报道。孩子们可能没有意识到,散布谣言、排斥他人和破坏人际关系也是欺凌的形式。


认为举报无济于事。尽管在预防欺凌方面取得了许多进展,但仍然存在一个潜在信号,即孩子在困难的情况下需要变得坚强。许多孩子以为大人不会帮助自己,或担心大人会觉得自己很差劲,或者担心大人会因为自己遭受的虐待而对自己生气。因此,孩子可能认为成年人希望他们自己解决问题。


不知道如何举报。网络欺凌者通常是匿名的或陌生的,因此孩子们通常不知道举报欺凌行为是否能阻止欺凌行为再次发生,他们也不确定如何通过社交媒体应用程序和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在线举报欺凌行为。


担心被禁止上网。大多数孩子会因为害怕父母或老师禁止他们使用电子设备而不承认自己遭受网络欺凌。如果成年人因为孩子被欺负而夺走了孩子使用电脑或手机的权限,则会传递出两个信息:第一,告诉成年人是不值得的,第二,错误在他们自己,因此他们受到了被没收设备的惩罚。社交媒体、短信和游戏是孩子与他人联系的主要方式,限制上网或拿走手机只会使他们更加孤立。


原文链接:
https://www.verywellfamily.com/reasons-why-victims-of-bullying-do-not-tell-460784 (有删改)
https://www.hrw.org/news/2020/11/05/bullying-violence-common-schools-worldwide (有删改)


作者简介:译言,本文已获得微信公众号:译言(ID:yeeyancom)。发现、翻译、分享中文之外的互联网精华

排版:小鲸鱼 沉默的杜飞

打开壹心理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壹心理-2000万用户选择的全生态心理学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