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
App查看
App查看
App查看
App查看

我是如何走出人生低谷,建立幸福自我的?

data.name
优质答主心理作者

我上学时成绩比较优秀,升学就业都很顺利,享受着有爱情的婚姻生活。喜欢画画、唱歌、打球、登山。年轻时我行我素,不知道“愁”为何物?二十七岁时升级为妈妈,而立之年考上了硕士研究生。对生活和前途充满了展望和信心。我本以为,自己已经找到了幸福。

 

可是几年后,原生家庭发生的一系列问题,让我麻烦不断,四面楚歌。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父母不堪打击相继生病。我耗尽元气地疏导他们,陪他们就医。导致我工作和家庭受到严重干扰。那时的我成宿地失眠,噩梦不断,头发迅速变白、干枯,还动了手术,整个身体和精神都有种被掏空的感觉。


十年过去了,往事早已云淡风轻。没有纠结,没有痛苦,只有放下的轻松,和继续前行的笃定。今天借这个机会,分享一下我的幸福感悟和我走出人生低谷,建立幸福自我的方法。

 

01

我的“幸福观”

 

积极心理学之父马丁·塞利格曼说:真正的幸福来源于你对自身所拥有的优势的辨别和运用,来源于你对生活意义的理解和追求,它是可控的。如果你想变得更幸福一些,改变对过去的消极看法,重视当下的积极体验以及对未来的积极期望。


我对幸福的理解是,我很幸运,也很有福气。首先,我的爱人一直是我的精神支柱。其次,我生活在这样一个富强文明的国家。我们民族文化“祸福相依”、“否极泰来”的思想和家族成员血脉相连的深厚感情使我充满了力量

 

02

我的“自我观”

 

“自我”是与“他人”相区别的,但“自我”对于“他人”来说也是“他人”。人与人之间不断地在进行各种各样的能量转换。所以,做事情要实现“双赢”和“共赢”。


西方文化强调个性,强调“自我”的发展和提升。中国文化是特别注重家族和群体的。我们曾经一度批评自已的民族文化压抑个性,缺少创造力。但事实上,我们从远古到春秋战国时期再到唐代都是很开放的。不能全盘否定中国的传统文化,我们要做的是去粗取精,去伪存真。


事实证明,太强调个性和自我的文化也是有问题的。美国频发的枪击事件、老人赡养问题、新冠疫情的防控不力都暴露了西方文化的缺陷。

 

过去,因为受自己专业影响,欣赏西方的思维和生活方式,对“自我”的理解就是:我过好了就可以了,不可以有人来打扰我的生活,就算父母、兄弟、朋友也一样。


直到后来,亲人有“难”,我体验到“八方支援”、“血浓于水”的感情,文化基因里的家族意识迸发出来,原来”自我“不是一个人,也有患难与共的家人、家族成员。

 

03

建立“幸福自我”的方法


1. 用中国古代哲学和中医对自己的身心进行调适

 

著名易学和中医专家杨力在《易经全解》里说:

 

《易经》是中国古代最杰出的哲学巨著,是中国心理智慧的源头,《易经》卦爻辞是从对自然及社会生活的观察中抽象出来的。乾卦名言“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和坤卦的“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几千年来影响了中国人气质的铸造,对中华民族的做人准则产生了深远影响。

 

《易经》阴阳平衡观点对《黄帝内经》产生了深刻的影响。《黄帝内经》强调脏腑、阴阳、虚实的平衡是心理平衡的基。中医用情胜疗法治疗心理疾病已有悠久的历史。百病皆生于气。中医认为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恐则气下,惊则气乱,思则气结。

 

《易经》一直就活在我们的生活中,杨庆中老师讲《易经》时举了几个成语来加以说明。例如居安思危、穷变通久、求同存异、韬光养晦、革故鼎新、殊途同归、义结金兰等等。其中的哲学思想给了我极大的精神力量。《黄帝内经》给了我坚持用中药调理身体从而影响心理的信心。

 

2. 学习和实践《积极心理学》


学习心理学,刚开始是为了教育孩子,后来就是为了陪伴父母。之前学心理学,我走了很多弯路,觉得正是由于父母没有教育好自己的子女,才导致后来的不幸,他们应该对整个过程负责任。所以,我一边照顾他们,一边埋怨,心里面并不快乐。直到我认识了《积极心理学》。

 

马丁·塞利格曼认为,人的一生中只有两个重要的时期:扩张期和收缩期。扩张期是从出生时开始的。这个时期他最重要的任务是,发现外面世界对你的要求,并使你自己适合这些要求。在这个时期,你要去学习别人期望你应该学的东西,并做外界要求你去做的事。在第二个时期,你的生活已不再过多地受外部世界的支配,而是听从你内心的声音。你收缩期的任务是以扩张期所学到的东西为中心。


如果第一个时期所发生的事阻扰了第二个时期的发展,那你很可能在这个转换中失败。但这种转换通常都会成功,与那些“我们是童年的囚犯”的说法正好相反。在整个成年期,我们都在不断成长,甚至会有大的飞跃。

 

我终于想通了,如果不是父母对我的严格要求和悉心照料,我不会有现在的成绩和能力,他们只是认识有限,不能预见自己的思维模式和行为方式会给自己和子女的生活带来这么大的冲击。我决定不再做受害者,自己对自己付起责任来。心念一转,世界也就变了,我不再是那个抱怨和愤怒的人,心里面逐渐恢复了平静。

 

3. 突破追求个人幸福的限制,放大自己的梦想

 

许金声教授在《唤醒大我》一书中提出的”全人心理学“把马斯洛的需要层次论从五个扩展到七个,即在“生理需要“、”安全需要“、”归属需要“、”自尊需要“和”自我实现需要“之上再加上“自我超越需要”、“大我实现需要”。于是我把个人的幸福和家庭、群体、国家的命运联系起来,站在一个高度上看问题,就不再陷入个人的焦虑、烦恼当中了。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就是要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中国梦是国家富强梦,民族振兴梦,但归根结底是人民幸福梦。

 

在科技发展、国家富强的大背景下,我们享受物质幸福的同时,就是要不断丰富我们的精神世界。经营好幸福的自我,然后再回馈社会。







文:小白
责任编辑:殷水
易则易知

易则易知

喜欢作者,赞赏支持
举报
打开壹心理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壹心理-2000万用户选择的全生态心理学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