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
App查看
App查看
App查看
App查看

听妈妈哭诉我也开始恐婚丨最隐蔽的替代创伤在亲人之间

data.name
认证作家鲸鱼社工咨询学员
文:夏一丹
来源:壹心理(ID:yixinligongkaike
原文标题:“听妈妈哭诉婚姻不幸,我也开始恐婚”| 最隐蔽的替代创伤,在亲人之间


今天,壹心理和你聊聊“情绪垃圾桶”。


朋友吕檬,已经整整10年没回过家了。


近6年,一次都没和妈妈联系过。


“多听她说一个字,我就会疯掉。所以,只能主动把自己和她隔离开。”


她说得平静,我听着揪心。


我们总说家是温暖的港湾,父母是孩子最可靠的庇护。


可有的人,一生都在逃,逃离亲人套在自己身上的沉重枷锁。


“那一刻,我想从楼下跳下去”


吕檬的父母关系糟糕,小吵天天有,大吵三六九。


每天夜幕降临,别人家是灯火可亲,她却开始恐慌,因为父母的争吵又将拉开序幕。


几乎每一次的结局,都是妈妈又哭又闹,爸爸一走了之。


留在妈妈身边的人,只有吕檬。


妈妈痛心疾首地告诉吕檬,爸爸早就出轨了,而且不止一次,从没间断。


她还告诉吕檬,爸爸这边的亲人,个个都有“丑事”:奶奶嫁给爷爷是小三上位;


小姑姑喜欢的男人已经有了家室;堂哥赌博输了拿家里的房子去抵押贷款……


关键是,他们全部都对妈妈很坏:指使妈妈干这干那;和爸爸合伙欺骗妈妈;不把妈妈放在眼里等等。


听妈妈控诉,是吕檬成长中的主旋律。


起初,吕檬对妈妈心疼得不行,跟她一起气,一起哭,立志说长大后会好好保护她。


这让妈妈很欣慰,只要心情不好,都会找吕檬说:


“女儿啊,你说我能不难过吗?”

“这些丑事我没地方去说啊!谁知道我心里苦!”

“还好我有你这个乖女儿,我只有你可以依靠了!”

……


渐渐地,吕檬越来越力不从心。


倾听和安抚,会疲的。


可是看到妈妈伤心欲绝的样子,她只能耐着性子撑下去。


忍无可忍时,她也冲妈妈吼过,但短暂的安宁后,妈妈又会调回“控诉模式”。


她似乎有个神奇的能力:无论在谈什么,总能成功地将话题引向自己这辈子有多惨。


“有天晚上,妈妈又一次说我爸如何如何时,我脑子里升起一个念头,如果我现在从这12楼跳下去,能够换妈妈幸福,能够让我爸悔悟,我绝不犹豫。我想让妈妈幸福快乐,我也渴望解脱。”


也就是注意到自己有想死的念头后,吕檬终于明白:


这样的母女关系,是病态的,妈妈有问题,我也有问题。


持续接受负能量,后果有多严重?


吕檬的状态,心理学上有一个说法,叫替代性创伤


“急别人之所急,忧别人之所忧”,对别人的痛苦太能感同身受,反而令自己不堪重负,好像自己也经历了别人的痛苦,饱受困扰甚至内在崩塌。


而最容易出现替代性创伤的,就是家庭内部。


理论上来说,家应该是有爱的地方。


这种爱,包括被认可、被欣赏、被保护等等。并非可有可无,而是生存必需。


可很多时候,家庭内部状况并不如此。


父母无法满足彼此的情感需求,关系出现创伤甚至危机时,本该享受父母滋养的孩子,或主动承担负面情绪,或被用来当作替补。


如果是儿子,往往更容易“被承担”丈夫的角色,以弥补妈妈的情感空白。


我有个朋友,父亲性格强势,如果妈妈表现不如他意,就会大发脾气甚至在家摔摔打打。


妈妈每次委屈难过,就找儿子诉说,夫妻之间发生矛盾,妈妈还经常让儿子当法官。


毕业工作后,妈妈就在他租的房子里搭了个小铺住下来。


恋爱后,妈妈也毫不避嫌,没有主动离开的意思。


他不想妈妈跟着自己生活,却又不忍心拒绝,很苦恼。


原因既有先天的血缘关系,也有责任上的约束。


而如果是女儿,则更容易把自己代入妈妈的痛苦中。


就像吕檬,妈妈不断地说自己的痛苦,自然会启动她的共情机制。


她对妈妈的痛苦感同身受,最终被妈妈的痛苦淹没,好像是自己在经历不幸的婚姻,觉得婚姻可怕。


值得一提的是,研究发现,女性天生同理心强于男性,因此也特别容易被父母“自然选定”为情绪垃圾桶。


但无论儿子还是女儿,分担父母的痛苦,几乎都是本能的选择。替代性创伤不易区分隔离,却颇为常见。


父母倾倒情绪垃圾时,是在对孩子做什么?


首先,是责任和边界的缺失。


夫妻之间发生矛盾,向儿女倾诉和求助,就意味着责任转嫁,把无辜的孩子卷入了“战争”和伤害。


同时,父母也悄然推走了自己要承担的养育之责。


这是错位,也是失衡。


而对孩子来说,面对父母的需求,几乎会本能地满足,全身心去支撑。


这往往需要他们放弃自己的成长。


作为孩子,不仅得不到情感上的滋养,还要倾尽全力来满足父母,这本质上就是一种情感入侵和剥夺。


因为是亲子关系,这种伤害往往持续时间长,强度大,而且不易觉察。


自然,伤害性也很大。


那长期处在替代性创伤中的人,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呢?


a. 内在混乱


既要满足父母的需要,也要顾及自己的感受,互相撕扯不可避免。


这样的状态内化后,会因为缺乏清晰的边界,造成混乱和彼此冲突。


愧疚又怨恨,冷漠又激烈,希望又绝望……


许多人会迷失其中,找不到出口,陷落在情绪中。


b. 情感压抑


长期接收父母的情绪垃圾,自然地会将自己设置成工具状态,这也意味着,情感系统会变得迟钝甚至关闭。


此外,当内在空间被别人的情绪挤占时,自己的感受往往就会被压抑。


不敢表达,成为了习惯。


而自己的感受,一旦长期被隔离,往往会产生很强的张力,对自己造成攻击。


c. 没有自我


先人后己,习惯性忽略自己,他们对别人的需求很熟悉,并能迅速满足。


但对自己却陌生而疏离,很难识别和确定自己的感受、需要,就像一只漂泊的小船,找不到靠岸的港口。


在这些特点背后,是他们强烈的丧失、羞耻感,带来低自尊、高回避,缺乏力量等问题,不仅个人发展困难,进入亲密关系,也是很大的挑战。


怎么突围?


好在出现问题的,是这种互相制约捆绑的关系,而不是这个人本身。


这一切,都有突围的机会。


a. 教会父母独立,建立心理边界


意识到问题的你,是时候,帮助父母“长大”了。


尝试区分父母的需要和自己的需要,不再将两者绑在一起。


如果说,过去总是父母为先,那现在,要学着自私一些,不让他们继续逃避责任。


要知道,拉开边界,才有可能真正独立和成长。


当然,某种程度上,这是对过去相处模式的否定。


对习惯承接父母情绪的人来说,是莫大的挑战,会错认为自己是在“抛弃”父母,从而深感内疚。


这时,可以试着让自己多说说这种内疚感。


“妈妈(爸爸)受了太多伤,吃了太多苦。我作为他们的孩子,扔下他们不管,去过自己的生活,我觉得太自私了,我不忍心抛弃他们。

我害怕这样做,他们会受不了,我会没有了父母,没有家。”


此时,新的情绪可能会出现,


可能是对“抛弃”家人的不忍,可能是失去家的害怕。


需要提醒自己的是,“独立”不是对亲情生硬切断,而是要发展出一种更舒服的相处模式。


情绪上来时,可以在心里默念:


“父母有他们的生活,我也有我的。他们只能为他们的生活负责,我也只能为我的生活负责。”


做到这一步,你已经在悄然成长。


b. 自己学会独立


想要重新调整和父母的关系,更重要的,是自己学会独立。


成年后,我们首先要面对的就是“经济独立”,这将成为内在独立的基础。


不要小看这件事的难度。要知道,对许多孩子来说,经济上离开父母支持,很难。


而即便是自己已经工作,有了收入。


独立,也一样会带来强烈的恐慌和失控感。


面对不确定,才是最难的。


这里,介绍一个缓解焦虑、提升掌控感的练习:


“此时此刻,我感受到……”


试着利用这样的句式,将自己带回到当下的状态中,随时锚定和发现自己。


这个练习的过程,可以用“书写”或“自我对话”的方式来完成。


通过练习,提升自己的掌控感。


c. 重写你的生命脚本


你自己想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在脑海里,想像出那个画面。


这个画面,要尽量多一些可触摸的细节。


然后,想想自己做什么,可以靠近这样的生活。


每天努力向前一点点,你的人生,一定会重新回到你的掌控之中。


人这一辈子,不可能没有遗憾,完美的原生家庭,也根本不存在。


过去已经发生的,早已消逝在时间洪流中。


而未来,却是由你当下一个个微小的行动塑造出来的。


回看过去,试着停止指责和怨恨,对当下保持一份觉察。


看见自己内在真实的需求。


只要你愿意,这就是你告别“情绪垃圾桶”身份,重新拿回内在力量的开始。


作者简介:原文作者夏一丹,本文转载自:壹心理公众号ID:yixinligongkaike,有心事,看壹心理。2000万年轻人在这里自我觉醒。


壹心理主笔团

壹心理主笔团

喜欢作者,赞赏支持
打开壹心理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壹心理-2000万用户选择的全生态心理学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