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婚是怎么成为我们这代人无处安放的焦虑的

2018-01-17 婚恋专栏·壹心理 5759 阅读



-1-

羊群效应和90后的

“结婚焦虑症”

 

以前考试时,我会遇到一些喜欢考试提前交卷的人,常搞得我很烦。

 

因为一旦有第一个人交卷出教室,总会再带出一些人“稀里哗啦”地跟着一起交,不仅搞得声响巨大、打断了我的思考,而且会让还没交卷的我怀疑人生——“这题目这么难,他们居然都写完了?我还有几道大题不会呢,难道我智商有问题?他们都那么天才?

 


我很想揍那些提前交卷的人,后来我试着记下几个每次都提前交卷者的人的名字,等年级统一公布成绩的时候,我再来看他们的成绩。——嗯,“心眼小,报复心强,记性好”,说的就是我。


我发现,那些人里,有的考得还行,有的分数还没到我的一半(我考90他们考40),有的本来还可以考得更好一点的。

 

然后我搞清楚了:某些人,成天打游戏,半月不出门,脑子一片空,那些题目翻来覆去也不会写,在考场枯坐到打铃也是不及格的命,不如交卷去打游戏。


对于某些人,他们能力有限,半个小时就已经把会的写完了,继续坐也是浪费时间,只能提前交卷——这是尽力抗争后,发现自己其实没有更多选择的“认命党”;


还有些人,本来他们还可以考得更好,仔细琢磨下之前留空的题,说不定就解出来了。然而有的人估计是当时看着大家都在交卷,心态一急坐不住,怕落后了,于是也跟着人流交了——这是那种,不加思考地跟着带队跳崖的蠢羊一起掉下山崖的“从众党”。

 

关于结婚这事,其实并不复杂,要是遇到对的人,觉得是此生唯一、非她不娶,很简单,只要双方时机成熟、条件允许,也想结婚了,大可以去把证领了。这种事情,水到渠成,完全不用催。


但人生最令人无奈的事情在于,你不可能知道什么时候、是不是能遇上,那个最后会跟你结婚的人。

 

结婚这事,到了人生的某些时候,少数派的、最后交卷的人,一定会遇到“羊群效应”带给的无穷压力——特别是在,“宗族邻里”作为社会关系主流的中国小地区、小县城,越落后的地方表现得越明显。

 

因为大部分人都这么干,你这个违背规律的少数派,是很难符合“宗族邻里”作为社会关系主流的邻里街坊的大众评价尺度的。尤其是一旦某人的孩子率先结婚,这事将被以“新闻联播”的方式,在父辈的朋友圈广为流传,最后父母再通过催婚,把结婚焦虑转移到孩子身上。


“你看你同学那个谁谁谁,都结婚了,你也老大不小了。”

 

剖开一切对婚姻意义的虚妄夸奖和粉饰,结婚的早晚,其实依然如学生时代考试这事一样,有的人提前交卷是投降,有些人是从众,有些人是成熟,有些人是凑合,有些人是将就。

 

为了从众而凑合,生活只得将就。你作为晚入坟墓的少数派,应该觉得自豪。



-2-

放弃沟通,皆大欢喜

 

有一句话不是那么容易让人接受,大部分人不敢讲,今天我来告诉你:上一代人,50、60后和我们这代人,80、90后的大部分矛盾,在传统婚恋价值体系里,这是无法调和的。


上一代人往往会按照他们的生活经历,得出符合他们时代背景的经验,比如对他们那代人来说,“结婚没有那么难”、“和不爱的人在一起也可以过一辈子”、“大家都是先结婚再恋爱的”,类似的话,你应该听过。

 

他们很难理解我们这代人,挑肥拣瘦,迟迟不结婚的婚恋观,原因是他们那个年代里,结婚是人生的一种结果,而不是一种选择,换句话说,没得选。但我们这代人,如果你按照他们的经验生活会发现,已经行不通了。

 


我们这代人,谈不下去的恋爱就分手,找不到合适的就单身,不想要孩子的就丁克,这种与传统道德观的矛盾几乎是不能调和的——因为两个时代的生产力,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你妄图去沟通,并调和两个生产力相去甚远的时代,犹如螳臂当车。

 

面对父母的催婚,我们怎么做?很简单,我的建议是:放弃沟通,视而不见,谈你自己的恋爱,或者坚持你的丁克或单身。


但是要放弃你所有想要说服他们的念头,放弃你所有想要和他们理论的念头,摒弃一切的焦虑信息,切断一切的焦虑来源。

 

你是不能够用嘴巴,向父母证明你不结婚、晚婚也可以过得很好的,你只有活给他们看。

 

但你其实不用纠结这个。因为你应该只活给自己看。

 


-3-

份子钱,是超越

祝福本身的礼仪工具而已

 

今天我还要说一句政治不正确的话,那就是,你迄今为止所有送出去的份子钱,全部都是你人生的沉没成本,沉没成本是收不回来的。——即使你可能有个账本,把某年某月某日,送给某某某多少钱都记下来了,也没有用。

 

在现代婚姻礼仪尺度里,“份子钱”除了“表达祝福”这个表面功能外,其实主要有两个深度功能,一是“情谊量化分级”,二是“诚意测试”。

 

“情谊量化分级”,其实是违背很多人常识和感情的。比如有的人可能会说,“我和他几十年兄弟了,他家比较穷,能来参加我婚礼已经很开心了,给多给少无所谓”。


但这“无所谓”,只是你的一厢情愿罢了,因为在通知到对方你的结婚喜信息的时候,形同于你已将“情谊量化分级”的任务甩给了对方。——礼仪是没有感情的,这个冰冷而大家都在遵循的东西,就是维持社会精确运转的系统。

 

一般情况下我们都说,感情是不能被金钱赤裸裸计量的,但有趣的是,“份子钱”恰恰具备这个独特的“计量”功能。


前段时间,某明星婚礼的几个明星的“份子钱”数字被曝光,进而引起大家八卦讨论,正说明了“份子钱”这个“情谊量化分级”这个功能,如此现实的存在性。

 

第二点的“诚意测试”,和“劝酒”背后的功能一样,本质上是为了测试,你是否能在对方的大喜之日,综合考量你们曾经“一起扛过枪、一起开过荒、一起嫖过娼”的革命友谊,送上一份数字合适的“份子钱”。

 


而“诚意测试”它存在的意义,本来就不是为了让你“量力而行”,而是要让你超越能力并付出一些代价。

 

很多人容易在“份子钱”的诚意测试中走向“越多越好”,最典型的就是《夏洛特烦恼》里,那个掏光家底、给曾经暗恋的女神随份子钱的夏洛,很遗憾,就算是他卖了两个肾换来的份子钱,女神也不会对他有任何的心理波澜。

 

因为他在“情谊量化分级”那一栏,就被归入了“小丑”、“路人甲”的行列,早已出局。这时候的“诚意测试”结果,对被测方是无意义的。份子钱是收不回来的,于是“经济焦虑”没有什么意义。


选择远离故乡工作,早已意味着你选择舍弃了,那个伴随你人生若干成长阶段的宗族关系,所以你扪心自问,你心心念念的过去情谊,很重要吗?按照情谊量化分级来说,很多时候你的小学情谊,只值300块钱,就是那么残酷。

 

所以才说“回得去的叫家乡,回不去的是故乡”。

 

如果有同学通知你XXX要结婚了,凑份子钱,你大可用委婉、礼貌的语气说:“不好意思,我跟他不太熟/十几年没联系了,这次就不去了。”或者“我最近手头太紧,这次就不去了。”


如果对方亲自叫你,陪个不是,“QQ/微信/不怎么用,没看到,不好意思了,新婚快乐噢。”就可以了。

 


这么回复两三次,以后应该也少有人来叫你一起了,自然落得个清静,当然也要付出“与老同学老死不相往来,再见即是路人”的代价。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大多数非血缘关系的人与你亲疏远近,都讲究一个“来往”。


你这次去参加他们的婚礼,你以后结婚他们也会过来,大致如此。


但这个“来往”的程度,自然涉及到时间和资源,比如跨地区参加婚礼,请假的时间是代价,路费份子钱都是一笔花销,没那么容易。缺少“来往”,感情自然就淡了。

 

人际交往要在“做好自己”和“照顾他人”之间,寻找一个符合你自己具体实际的平衡点。维持平衡没那么容易,需要付出时间和一定的物质资源。


想维持关系和感情,甚至获得点别的,就得付出;喜欢清静、简单、自由自在,节约了时间和资源,自然就没了这层关系和朋友。

 

类似于“平常没事别联系、别来烦我、别逼逼叨,我有事的时候找你你得帮我”的朋友,遇到的概率比较低,大家时间资源各自有限,也不是太阳,不会有人老保持光和热去照耀众生。


 作者简介:邦同学,小酒馆特约作者,知乎知名答主,武汉大学在读博士。

责任编辑:Spencer  蘩

原作者名: 啊邦同学

转载来源: 肥肥猫的小酒馆(ID:zhihufeifeimao)

转载原标题: 催婚是怎么成为我们这代人无处安放的焦虑的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评论

最热/最新

  • 用户_oVJ3
    前面还挺扣题目的,后面怎么就变成了份子钱该不该打了
    2018-02-06 09:59:43 0
  • xinli_1564
    看这文章前我只知道目前只有一件事重要 看完觉得理清思路了
    2018-01-19 18:55:45 0
  • xinli_3228
    我觉得快乐真的是太难了
    2018-01-19 18:55:45 0
  • 卢杰?
    快乐就好
    2018-01-24 13:20:22 0
  • 用户_oVJ3
    前面还挺扣题目的,后面怎么就变成了份子钱该不该打了
    2018-02-06 09:59:43 0
  • 卢杰?
    快乐就好
    2018-01-24 13:20:22 0
  • xinli_1564
    看这文章前我只知道目前只有一件事重要 看完觉得理清思路了
    2018-01-19 18:55:45 0
  • xinli_3228
    我觉得快乐真的是太难了
    2018-01-19 18:55:45 0